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

  第1348章:白景景和盛靳川(113)  灿灿走到姐姐的身边,扯了扯姐姐的手指,“姐姐……”  景景把他抱到餐坐上,“灿灿别怕,有姐姐在。

乖,吃东西吧。 吃完了姐姐带你去洗澡,睡觉觉好不好?”  “姐姐我要自己洗,男女授受不亲。 ”灿灿有模有样的说道。   景景揉了揉他的脑袋,目光温柔而宠溺,“好,我们灿灿自己洗。 ”  “姐姐,我能洗干净的。

在家里都是我自己的洗的呀!”灿灿拿了一只小龙虾一边很认真的剥着一边奶声奶气的对景景说道。

  小家伙弄了一身,景景也没拦着,任由他自己动手剥虾。

  小家伙剥完了却没有吃,而是一只一只的放在一旁。

  “我们家灿灿一只都这么厉害的。 ”  “是呀是呀。

”小家伙把剥好的几只虾放递给了景景,“姐姐吃!”  景景开心的拿了一只吃掉,又拿了一只给灿灿。

  “谢谢姐姐!”  “不客气呢。 ”  ……  盛靳川换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他当然知道景景生气了。   可是……他能说什么呢?  难道要把两家的仇恨都告诉她?不,绝对不可能的。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

  景景和白景灿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景景换了一身棉质长裙的睡裙,白景灿因为没有换洗的衣服只好穿了一件景景的t恤,大大的,到膝盖下面,头发湿漉漉的,小脸蛋也红扑扑的,整个人都萌萌的,可爱极了。

  就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孩子,盛靳川居然不喜欢。   景景很生气。   越想越生气。   “灿灿,去床上睡觉,一会姐姐就来陪你。 ”  灿灿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盛靳川,有些害怕的往姐姐的背后躲了一下。   “灿灿别怕,有姐姐在没人敢其欺负你的。

”景景不悦的瞪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盛靳川,领着灿灿朝着床边走。

  “乖乖等姐姐好不好?”  灿灿又怯怯的看了一眼盛靳川,躺在床上乖乖的点了点头,“姐姐,你别走。

”  “姐姐不走呀,姐姐把坏哥哥赶走就回来。 ”  “嗯。 ”  “乖。

”  景景把被子给他盖好,又在他的额前轻轻的吻了一下,才走向盛靳川。

  盛靳川脸色不太好,“景景……”  “很晚了,你回去吧。

”景景赶人。   盛靳川的脸色越发的难堪,他动了动嘴角,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景景更生气,“快点走吧,我弟弟困了要休息了。 ”  盛靳川从沙发上站起来,望了一眼床上的白景灿,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便离开了。   景景,“……”  狗男人!  爱走就走,谁稀罕啊。

  ……  盛靳川从景景的房间里离开之后,从酒柜上拿了一瓶红酒。

  深夜中,他没有开灯。   坐在沙发上,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把一整瓶都喝完了,可是……却还是很清醒。

  清晰的记着二十年的画面。

  清晰的记着景景的一颦一笑。   复杂的情绪铺天盖地的朝着他席卷而来,冷漠无情的将他淹没。

  “景景……”  他爱景景,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他做不到也爱她的家人。   ……  白景匀把灿灿送到景景那里之后,便按照助理发给他的地址,去了盛承欢参加晚宴的酒店。

  他到的时候,晚宴还没有结束。

  他虽然没有邀请函,可他这张脸他白氏总裁的身份在一定的时候还是很管用的。

  很顺利的就进入了晚宴现场。

  一眼便在看见了被人拥簇着的盛承欢。

  水晶灯下,盛承欢一袭红色掐腰抹胸晚礼服,精致复古的妆容,烈焰入火的红唇一张一合中无不散发着她独有的女人魅力。   白景匀被她惊艳了。

  原来一个女人,可以好看到如此地步。   好看到……他很想把她从现场带走,更恨不得把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珠子都挖掉。

  盛承欢被主办方的几个高管缠住,硬是逼着她喝酒。   这种场合下,盛承欢没有拒绝的理由。

  只好一一应下来,可是她一向不善酒力的,喝到第五杯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晕头转向了。

  “抱歉,我真的喝不了了。

”她拒绝了一位高管的敬酒。   这位高管却恼羞成怒,觉得盛承欢不给她面前,当即变了脸色,“盛小姐是看不起我?”  盛承欢赔笑,“您误会了,我只是……”  “那就喝!你和他们喝了就得和我喝,不然你就是看不起我。 ”  “我真的不能再喝了,不如改天我在请您呢?”  “不喝也行啊,那代言你就别想了,有的是人能喝呢!”高管语气鄙夷,眼神更是如此,“不就是个女明星,有什么了不起的?别说喝杯酒了就是我想要睡哪个一线大明星,不还是得乖乖的?”  污秽不堪的被刚走到这边的白景匀听见,他的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   狠狠的捏住那位高管想要占便宜的手,并用力的向后折着。   只听见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啊啊……你谁啊,你放开老子!”高管疼的哇哇大叫。   盛承欢看过去,见到是白景匀,不知怎么的竟然松了一口气,软绵无力的双腿更是不自觉的朝着他走了过去。   白景匀将高管甩开,扶住摇摇晃晃的盛承欢,神色担忧,“你没事吧?”  “我……我头很痛,浑身都没有什么力气。 ”盛承欢抓住白景匀的手臂,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双眼开始变得模糊,突然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抓着白景匀手臂的手不自觉地更用力了,“景匀,带我走。

”  “我送你去医院。 ”  白景匀虽然洁身自好,但不代表他不知道一些人肮脏的手段。   他时常听说哪家的公子看上了谁,因为不想浪费时间,就暗中喂一种喝了之后会浑身无力意识模糊的药。

  女孩子一旦吃了这种药,就只能任由人摆布。

  白景匀庆幸自己来的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愤怒的瞪了一眼几个高管,他们几个人并不想惹事,见事情败露了,快速的逃离。

  白景匀想要去追,却被盛承欢拦住了,“求你,带我离开这里。

我……我不要去医院,求你带我离开,但不要带我去医院。

”  白景匀知道她的顾虑,她是公众人物,如果被人看到三更半夜被一个男人送到了医院,记者们还不知道要怎么写呢。 https:///66953/,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