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次离别,我要拥抱她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下一次离别,我要拥抱她

风向标的每一次旋转,都有一种苦苦的味道。

只是我从来没有发现。

我的目光始终盯着风向标的左右,随着它的每次旋转欢呼雀跃,独独忘了背后那一道最专注的目光。 轻轻跳跃,舞动每一个节奏。 用身体寻找的真谛。

一步步踱着情怀的心绪,在为那个舞蹈哭泣它的悲伤。 却忽视最需要关怀的身影。 青丝撩起风的愚弄。 在夜风中独唱曲。 年年岁岁过。

唯独少了那首游子吟。

今秋伤风悲秋日,它年可有病榻缠绵心。

秋日的冷,在于少了那份暖心。 而在这个格外寒冷的秋。 每一道秋风都带着丝丝凉意裹协进厚厚的毛衣中。

在这个世界的一个站台上,永远都是人声顶沸,从不曾有过止息,但却到处都弥漫着哀伤的气息。 那就是多次出现在文人骚课笔中那离别的站台车站。 而每一次车站上的停步都是我即将远行旅途中的稍稍停歇。 我将去往下一个天地。

妈,你就送到这吧!我走上即将驶向远方的汽车,随意的朝背后挥了挥手,没有看到身后脸上悲伤的神色。 坐在车窗边,我喜欢看车窗外每个人忙忙碌碌的身影,时常感叹自己未来是否也这样庸庸碌碌紧凑度过一生。 车子缓缓发动,从窗户的一角,我发现站在原地向我招手,明明隔得那么遥远,我仿佛都能看清她脸上的每一条岁月雕刻的痕迹。

忽然发现她头上的白发更多,眼角的皱纹更深,然而眼睛却依然那么明亮,就像儿时总是缠着她讲故事时露出的慈爱眼神。

到底是哪一天,哪一年我已经离开你很远了,离开那个温暖的怀抱。

手抚上车窗,仿佛抚摸母亲苍老的容颜。 车越开越远,容颜越来越模糊,蓦然惊醒,这些年我追求自己的梦,早已忘了身边的真实,每一次的离别,母亲是否也如这般静静凝视着我驶向远方,苦苦等待下一次的相聚。 在命运面前我无法停下前进的步划。

但是,下一次,我会拥抱你我的母亲。

一次次的离别,念念不忘的始终是你。 当窗边的风铃响起。

清脆了谁的耳。 喜悦过天明的温暖。 雨打芭蕉。 惦记着步履蹒跚的我。 请点击更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