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人·第十七期|翟俊杰:为中国电影事业永葆锐气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见证人·第十七期|翟俊杰:为中国电影事业永葆锐气

记者:1988年,您执导影片《共和国不会忘记》,从钢铁公司变革的视角切入,讲述改革开放带来的大变化。

为何选择这一题材?翟俊杰:拍完《血战台儿庄》后,感到意犹未尽,我与编剧之一田军利决定再拍一个直面改革开放的大工业题材故事。

飞机、大炮、工厂机器乃至生活中的缝纫机、自行车,哪一样都离不开钢铁,但恰恰钢铁工人的生活常被忽略,工业题材难出高票房电影,因为人们认为硬邦邦、冷冰冰的钢铁电影有什么看头?当时我提出来:要把钢嚼出味道来。

我们跑遍国家大型钢铁基地,到鞍钢、武钢、本钢、上钢、攀钢等大型钢铁基地深入体验,有时高炉前的温度高到简直要把人烤成薯片。

但是我们始终坚持到一线与领导、工人谈心,了解他们的想法,只有感同身受才能将生活化作自己创作的源泉、素材和力量。 最终《共和国不会忘记》获得第十二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

它是一种激励,让我更加坚定了要为人民创作的信心。 记者: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您觉得这种观念给您的创作带来怎样的收获?翟俊杰:文艺工作者不能高高在上,只有深入基层、深入生活,才能获得最真实、最动人的故事。

真正热烈地拥抱生活,真正地沉入生活,生活才能赐予你灵感。 比如拍摄军事题材电影时,我常深入到部队最基层,和战士们一起坐潜艇入深海,乘飞机上蓝天,目的是加深对部队战士的了解。 深入生活是为了追求真实,如果艺术不真实,那么艺术价值荡然无存。 记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与民族忧患意识是第四代导演共有的特征,作为第四代导演的代表人物,您觉得改革开放的时代契机为您的创作带来了哪些影响?翟俊杰:改革开放为我提供了一展身手的天地。 感恩改革开放为我提供施展才华的广阔舞台。 我算不上第四代导演的代表人物,只能说是第四代导演兄弟中的一员。

第四代导演的作用在于承前启后,继承过去中国电影的传统,同时对新的电影艺术理念有所吸纳、开拓和创新。

1982年,我专门到北京电影学院的编导进修班充电,接触、学习先锋派、作家电影、新现实主义等理论,把其中有益的部分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去,在吸收中不断创新。

第四代导演在登上电影主流舞台时,也没有忘记我们的初心,始终使自身创作与时代保持同步,努力拍出优秀的电影作品。 (责编:韦衍行、汤诗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