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垂鞭·双蝶绣罗裙》原文及赏析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醉垂鞭·双蝶绣罗裙》原文及赏析

●醉垂鞭张先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

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 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鉴赏】此为酒筵中赠妓之作,首句写她所穿的裙子,罗裙上绣着双飞的蝴蝶。

东池两句,记相见之地(东池)、相见之因(宴),并且点明她侑酒的身分。 朱粉两句,接着写其人之面貌,而着重写其淡妆。

闲花淡淡春以一个确切的、具体的比喻,将她的神情、风度,勾画了出来。 上层社会的行乐场所,多数女子都作浓妆,一个淡妆的,就反而引人注目了,故此闲花虽只淡淡春,却大有一枝独秀的风致。 张先显然受了张祜的启发,但闲花淡淡春一句,仍然很有创造性。 唐人称美女为春色,如元稹称越州妓刘采春为鉴湖春色。 此处春字,也是双关。

过片三句,用倒装句法。

人人都说她身材好,但据词人看来,则不但身材,实许多地方都好,而这诸处好,又是细看后所下的评语,与上初相见相应。

柳与美女之腰,同其婀娜多姿,连类相比,词中多有。 结两句写其人的衣。

古人较为贵重的衣料如绫罗之类上面的花纹,或出于织,或出于绣,或出于画。 出于织者,如白居易《缭绫》:织为云外秋雁行。 出于绣者,如温庭筠《南歌子》:胸前绣凤凰。

出于画者,如温庭筠《菩萨蛮》:画罗金翡翠。

此词写衣上云,而连及乱山昏,可见不是部分图案,而是满幅云烟,以画罗的可能性较大。 词人由她衣上的云,联想到山上的云,而未写云,先写山,不但写山,而且写乱山,不但写乱山,而且写带些昏暗的乱山,这就使人感到一朵朵的白云,从昏暗的乱山中徐徐而出,布满空间。

经过这种渲染,就仿佛衣上的云变成了真正的云,而这位身着云衣的美女的出现,就象一位神女从云端飘然下降了。 这两句的作用,决不限于写她穿衣服的别致,更主要的是制造了一种气氛,衬托出并没有正面大加描写的女主人的神韵。

写到这里,词戛然而止,更无多话,收得极其有力。

所以周济《宋四家词选》中,评为横绝。 本词意境之妙于亦真亦幻。 如昨日两句,很明显是脱胎于宋玉《高唐赋》,而从其人所着云衣生发,就使人看了产生真中有幻之感,觉得她更加飘然若仙了。 筵前赠妓,题材本属无聊。 但词人笔下这幅美人素描还是相当动人的。 妙处如闲花一句的以一胜多,昨日两句的真幻莫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