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窗祭,光芒,心情日记,灿烂,金银,难过日记,黎玥著,女流文学网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木窗祭,光芒,心情日记,灿烂,金银,难过日记,黎玥著,女流文学网

又到一年清明节时,雨落坟头情凄凄。

太婆,我冒着雨,来告诉您:你走了,木窗也毁了。

我喜欢这扇木窗子,透过它,我可以看见您。

小时候,我踮起脚尖,吃力地爬上木窗台,总能看见太婆您利落地挽起衣袖,甩开洗后揉在一起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挂在那根粗麻绳上。 端起大盆,把水往屋外一泼,回过头来对着木窗这边的我乐呵呵的,那一头银丝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金银的光芒。 时间啊,走的真快,我一天天长高,您的背却一天天弯曲。 后来,我可以很轻松地趴在木窗台上,但是木窗那边的您,却再也无法利落的挽起袖子洗衣晾衣了。 您颤巍巍地泼掉盆子里的水,揉着酸痛的胳膊,回过头看看木窗这边的我,又笑了,镶这假牙的您下的一如从前般灿烂,满头的银丝,好像比以往亮的更加耀眼。

那天,我趴在木窗的这一边,看到父亲、爷爷、奶奶一行人慌忙地把您抬进了屋内,医生在您的床边守了好久。

后来,母亲告诉我您瘫痪了,只是因为摔了一跤。

从此,我在那扇木窗边,再也没见过您摇晃着身子收拾家具什物了。 几个月后,您的面容再次出现在出现在木窗边的一堵墙壁上。 您依旧笑的灿烂和蔼,只不过,黑白照片上的银丝,没能像从前那样闪出金银的光芒。 太婆啊,这清明节的一场场雨,将您的坟头冲洗的多么干净。 咱们家的那间老房子拆了,连同那扇木窗,是否也跟着去了另一个世界呢?再也不能透过木窗子看见您了。

我多么希望能再踮起脚尖爬上木窗台,看见您利落地挽起衣袖挂衣服,多么希望你能在在木窗的那一边笑盈盈地看着我,一头银丝闪着光。 太婆,木窗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