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华股份4.8亿本金难收 厦门信托称“项目已顺利结束”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丰华股份4.8亿本金难收 厦门信托称“项目已顺利结束”

  风险来得好突然。

  (,)一纸公告,声称该司亿元本金无法收回。 此事马上引来上交所发函问询,要求丰华股份及厦门信托补充说明对融资方重庆新兆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重庆新兆”)的尽职调查情况。   证券时报路信托百佬汇记者注意到,此次违约的亿元理财资金,占丰华股份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1%。

而融资方重庆新兆的注册资本金仅160万元,也令这亿元信托贷款的实际用途饱受质疑。

  “该项目已顺利结束。 ”3月25日,厦门信托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丰华1号投资单一资金信托是由委托人指定用途的单一资金信托,并由委托人自行对投资标的做尽职调查,信托计划的投资风险由委托人承担。   本金无法收回  回溯过往,丰华股份于2018年3月20日及23日分别用自有资金亿元及2亿元购买了,并与厦门信托签订了相关合同。 上述分两次购买的信托产品,第一期亿元产品于2019年3月20日到期,第二期2亿元产品于2019年3月23日到期。

  然而,在信托收益如期收到的同时,丰华股份突然公告称,本金无法收回。

  3月23日,丰华股份公告称,公司已收到第一笔亿元的信托收益万元,目前确认无法收到第一期亿元的信托本金。 公司获悉能于2019年3月25日收到第二笔2亿元的信托产品的收益约万元(暂未扣除信托费用),但第二期本金也不能到期收回。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合计购买的信托金额为亿元,占丰华股份经审计的最近一期审计报告净资产的约81%。

  丰华股份表示,上述信托本金无法按期收回的原因是,信托对应的非公开债务融资凭证发行方重庆新兆出现流动性困难,短期无法支付本金。   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重庆新兆成立于2014年7月,注册资本金仅160万元,其法定代表人、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均为唐先明,出资比例为100%。   如此体量的公司撬动亿元信托贷款,最终目的所为何用?记者查询丰华股份过往公告,并无相关信息。

  通道业务风险须重视  对于2018年前三季净利润不足2000万元的丰华股份,这亿元信托本金显然非同小可,也因此引来上交所的关注。

  上交所要求丰华股份披露,公司购买上述信托产品的资金来源、担保方式、决策程序和主要决策人,信托资金认购重庆新兆非公开债务融资凭证的原因、决策程序和主要决策人,以及重庆新兆与公司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关系等等。   上交所同时要求,丰华股份、厦门信托对新兆投资的尽职调查情况,包括但不限于重庆新兆的股权结构、实际控制人、主营业务、财务状况(最近三年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净资产及债务规模等)、信托资金的使用进度、投资方向等。   对此,厦门信托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丰华1号投资单一资金信托是由委托人指定用途的单一资金信托,并由委托人自行对投资标的做尽职调查,信托计划的投资风险由委托人承担。   “该项目由委托人指定投资金交所债务融资凭证,我司不直接参与融资人调查,风控安排亦由委托人指定,不设抵质押。

我司仅承担资金清算等信托事务管理的相关操作,不承担信托计划的投资风险。 信托合同约定项目到期未变现,我司向委托人原状返还信托财产,根据合同约定及委托人指令,我司已于3月23日向委托人发送原状分配通知书,该项目已顺利结束。 ”厦门信托表示。   一位资深信托合规人员表示,在这类事务管理型信托中,在过程中既不负责募集资金也不负责资金运用,只是做账户监管、结算以及清算等事务性工作,因此往往被认为风险低。

  “但其实,通道业务对于信托公司来说,第一风险是合规风险,第二风险是声誉风险。 其中,声誉风险相对隐性且难以量化,理应更加重视对待。 ”该资深信托合规人员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