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富人是“守财奴”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没有一个富人是“守财奴”

有的人守财,总以为钱就是财富的全部。 有的人虽然也爱财,但对于金钱,不是放在存钱罐、存折上,而是主动出击,灵活运用,发挥每一笔钱应有的作用。

西班牙经济学家萨拉·伊·马丁做过这样一个有趣的比喻:“财富积累的法则和足球的一致性,在于铁桶阵可以保本,而进攻可以换来胜利。 ”也就是说,在财富积累方面,越是主动的人,越能够在“圈地运动”中获得更多的资源,从而提升自己的个人价值。 底格里斯河畔住着一位叫摩西的老人和他的三个儿子,当摩西感到自己渐渐老了的时候,他开始考虑为三个儿子划分家业。

为了考验儿子们的个人能力,摩西给了他们每人一袋麦种,对他们说:“我现在要出一趟远门,一年之后咱们才能再见。

现在我把家里所有的粮食都交给你们了,你们一定要努力看好这些粮食,不要让野狗偷吃,也不要给强盗抢了去。 ”说完这句话,摩西就离开了家乡,乘船往东去了。

老人走后,三个儿子开始考虑如何保护父亲留下来的三袋粮食。 为此老大从邻居家里借来了一把锄头,在自己住的房子里面掘了一个深深的大坑,将粮食埋了进去。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专门搬来了一口坛子,将挖掘过的地方死死压住。

相对于老大过于小心的行事作风,老二的脑筋就要灵活多了。

他心想,有整整一年的时间,倒不如将这些麦种拿去耕种。 经过一番思量,老二选好了一块地,将所有的种子都播种了下去。 三兄弟当中最聪明的是小儿子,他和两个哥哥的想法都不一样,他也将种子播撒进了泥土里,不过在此之前,他先去请教了村子里的长老,询问了他们的意见。

到了秋天的时候,小儿子将多余的粮食运到了集市上,卖了一个好价钱。 在这一段时间里,小儿子受尽了大哥的嘲笑,但他没有动摇,坚持了自己的做法。 冬雪刚刚解冻,摩西就回家了,他检查了几个孩子的成绩:老大埋进地里的种子只剩下了半口袋——一窝快乐的地鼠发现了这一笔从天而降的财富,然后在袋子上面咬了一个洞,过上了富足的好日子;老二交出了一袋粮食,他没有什么耕种经验,选择的土地离河岸太近,雨季到来之后,泛滥的河水冲走了他三分之二的收成,老二忙活了一年,只是勉强保住了本钱。 最后就是小儿子了,他不但交出了满满一口袋的麦子,还赚到了10枚银币。 老摩西一看,心中十分欢喜,最后决定将自己所有的财产平均分成了10份,大儿子得到其中2份,二儿子得到3份,剩下的5份全部给了小儿子。 对于父亲的做法,老大很是不解,他认为自己是家中长子,理应得到更多的财产,而对这一分配方式老二也感到不解。

摩西便对他们解释道:“我分发财产的依据就是,谁能将自己手里的财富变得更多,我交给他的财富份额也就更大。

你们三兄弟当中,只有老三做得最好,所以我分给他的家产也就最多了。 ”几年以后,摩西去世了,几个儿子果然像他所预料的那样,老大只会整天守在家里,赚到钱之后找个瓦罐统统藏起来;老二虽然不停地投资,却经常赔得一塌糊涂,收成好坏全得看老天爷的脸色;只有老三办事很有条理,不论年景,旱涝保收。

因为有父亲临终之前的遗训,所以老三担负起了照看两个哥哥的责任,这才使得摩西的两个儿子最终不至于流落街头。 摩西家的三个儿子就代表了三种不同的财富价值取向,其中老大属于消极的保守派,他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拒绝一切有可能致使财富流失的行动;老二属于盲动派,他向往变化,却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方法,其结果到头来和保守派殊途同归;老三的做法就符合了市场运转的一般规律,他先做市场调研,然后再根据市场需求对症下药,最后顺利地实现了自己的财富积累。 财富本身是没有主观辨别能力的,不论对谁它只会按照资本持有者的个人能力依附过去。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保持自己的主动性,就很难赚取到足够的财富。

摩西的小儿子就代表着面对财富主动出击的一派,在他看来,如果不主动向财富发动进攻,财富就不会聚拢到自己身边。 因此说,在手握足够资源的情况下,每一个人都应当积极主动地投身交易市场,以求将自身财富最大化。 可以想象,如果老三也和自己的哥哥一样,将所有的粮食都埋进泥土里面,那么他也就必然会丧失掉积累财富的绝佳时机。 因此,在面对财富的时候,每一个人都要保持主动性,只有自己主动出击,持续不断地对财富发出进攻,才能掌握主动权。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欧元之父”罗伯特·蒙代尔曾经说过这样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话:“创造产生财富。 ”也就是说,只有不断地拓宽财富的来源通道,才能造就资本的正向累积。 在财富面前,每一个人都要保证自己的主动性,任何故步自封、抱残守缺的想法对于资本积累都是有害的,唯有不断地出击,保持对财富的攻击性,拓宽财富来源的通道,才能使资本得以正向叠加,达到赚钱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