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东,安琪医不藏凶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医不藏凶》作者是医路潜行,男女主角是陈晓东,安琪的小说,医不藏凶讲述了: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剩下的那个即使再不可思议,那也只能是事实。 没有哪个医生愿意把病人给治死,也没有哪个法医愿意将凶手藏起来。 医不造凶,更不藏凶!精彩章节“听说当时林诗诗还说了一些比较难听的话,说安琪家穷不要管她。

你可以说一下安琪家的家境吗?”助手蛮八卦地问了起来。 “是有这样说过,但我觉得诗诗并非有意说这样的话得。 关于安琪的家境,她是来自农村的,家境自然就没那么富裕。

她爸妈都是在家里耕种的,而且年纪也比较大。

安琪也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从来都不怎么乱花钱,她的学费都是贷款的,生活费也是申请助学金帮补的。 平时有空的时候安琪会出去找兼职做的,后来我们也觉得做兼职挺好的,所以有空的时候我们四个都会做一些兼职。

虽然说安琪的家境不是很好,但是她从来都没有为此自卑过,也从来不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她对我们也没有什么隐瞒,我们对她也不会说因为她穷就特别看待她。

有时候放暑假,我们三个也会去到她家,帮她干点弄活什么的。 安琪的爸妈也是很好客的,每次我们去都会为我们准备丰盛的午晚餐。

对于干活的话,虽然我们帮不了什么,但是叔叔阿姨也不会客气,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就叫我们做。

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的,诗诗说出那样的话,绝对不是有意去说的,她可能就是心情不好吧,因为我们被她吵醒后听到她的语气好像不太好。 ”小丹把当天的经过描述了一遍,也说了一下安琪的大概家境。

为什么助手问的问题都是这么的尖锐,好像哪里不对劲,但至于哪里不对劲,自己又说不上来。

“那你们有听到林诗诗的电话内容吗?或者说你们知道她为什么会心情不好吗?”助手一边记录一边问道。

“这个我们真不清楚,她打了多长时间电话我们也不知道,而且我们四个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当时诗诗用的是家乡话说的,我们都听不懂。

”小丹撩了撩头发,把掉下来的一撮放到耳根上,很诚实地回答着。 “那你知道安琪是习惯用左手还是右手吗?”助手看了看鉴定报告还是问了出来。 “在我们印象中,安琪是用左手比较多,但右手也是挺灵活的,每次和她打羽毛球,她都可以左右手互换的。

”小丹回忆着以前的细节说道。

“你们都是医学专业的!那你们对人体的结构应该是非常熟悉的是吧?!”助手依然是看了看鉴定报告。 “解剖学是我们医学的基本学科,对于我们临床医学生来说,人体各个器官的体表标志、体表投影以及毗邻关系都是必须要清楚知道的。 ”虽然小丹不知道助手问这些有什么用,虽然觉得很奇怪,但她是一一如实地回答了他提问的每一个问题,而且她更不知道现在警方正在怀疑安琪是凶手。 从现场大门监控来看,事发前只有安琪和林诗诗两个人进入了大楼。

半个小时多后,只有安琪一个人跑着出来。 侦查人员一帧一帧地放大观察到,安琪的左手上有一片红色的东西,毫无疑问,这就是血液。

直到保卫处保安来接管,再到派出所警员过来巡查都没有发现任何人出入。 而且就在助手去审讯室2问一些关于安琪问题的时候,指纹的对比结果出来了,现场留下的指纹和安琪的指纹完全一致。 “安琪同学,说说吧,为什么要杀害你的舍友。 ”林队长头也不抬冷冷的说道,双眼倒是盯着自己警服上衣袖多出来的线头,想把它拔掉。 “你什么意思?我没有杀她!”安琪被他这么一句吓到了,自己怎么就成了凶手了?“现场留下的指纹与你的指纹是一致的,这个你怎么解释?”林队长毫不客气地质疑着安琪。 “怎么可能,我进去看到诗诗倒在厕所里面我就立马跑出来了,我没有杀人,你们肯定是搞错了,……”安琪听到林队长说现场有自己的指纹后,变得很激动。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我刚推开门的时候,门底下有一把小刀,门顶着小刀划了一段距离,我以为是诗诗搞的恶作剧,我就捡起那把刀看了看,直到我看到诗诗一动不动的倒在里面,我才跑了出来。 对!是这样的,你要相信我啊,警察同志,我真的没有杀诗诗啊,我没有啊!……”安琪越说越激动,最终站了起来,走向林队长,哭着说出自己的真实经过。

林队长冷酷无情的看着她,没有说什么,任由她编下去。

“我真的没有杀人啊!呜呜呜,你们不能冤枉我啊,我真的没有杀人,没有杀人啊……”安琪有些言语不清地哭着拉扯着林队长。

“没有杀人,现场能只有你的指纹?监控里只有你们两个出现过,再也没有第三人,大门也只有一个,难道凶手会飞?”林队长甩开安琪的手,正了正衣领和警帽。 “真的不是我杀的……”安琪百般无奈地说着,声音逐渐哽咽了起来。 “你习惯于用左手,而尸检报告又表明,伤口是偏向左侧,难道就这么巧合?”林队长敲着桌子,语气变得很硬。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安琪双手捂着耳朵自言自语道,头发变得很凌乱。

“保卫处监控显示你洗完手上的血迹后一直用右手搓着左手,这表明什么,表明你杀人后害怕,内疚。

但是现在看来,你让我很失望。 ”林队长很正义地说着。 “安琪同学,你不能一错再错了,你还是坦白从宽,争取最大宽容吧!”林队长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我真的没有杀人,你们不能为了快破案而轻率下结论,冤枉一个无辜的人啊!”安琪几经失望的看着队长,疯狂地正想上去做点什么。

门正好被推开,助手看到这一幕后立马跑过来推开安琪,并将安琪锁上手铐,按下她坐回原来的位置。

他倒也没忘记连声问“林队,你没事吧?”“把她拘留起来,按“正常”程序让她签了所有的该签的文件!”这是他们的暗语,所谓的正常程序就是用一些不法手段让犯人被动承认犯罪事实,当然,至于什么手段就不得而知了。

助手离开后就去了接待室,还没等小丹和小燕开口,助手就抢先说了,“两位同学,你们可以先回去了,安琪同学有重大嫌疑,经过我们调查取证后,她很可能就是凶手。 所以今天你们是看不到她了的,回去吧!”“什么?你们说安琪是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