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前妻和我合租是需要我的身体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原来前妻和我合租是需要我的身体

  AA制引发我的一夜情  上大学的时候,我是学校里有名的积极分子,曝光率很高,长相还算比较英俊吧,常常会接到很多女孩递给我的情书和礼物。

可经常和我一起参加活动的李肖从来对我不来电,不仅不怎么喜欢和我说话,连正眼都不瞧一眼。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吧,我倒是觉得这个女孩有点特别,就给她寄了一封情书,我们成了恋人。

  毕业一年后我们结了婚。 说实话,李肖长得很娇小,可是她一开口说话,就充满了火药味。 真正生活在一起后,我才发现李肖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女人”。   我们的收入不分上下,两人一起吃饭时,李肖坚持各买各的单。 有时候当着我朋友和同事的面,她也是如此,让我觉得很没面子。 在家里,她也不怎么做家务,每每我累到很晚回家,多希望她给我递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可是,没有。

  一次,我得了胃病,晚上胃痛得不行。

也许是心情太差了,我忍不住抱怨李肖,为何不在家里做饭,既干净又经济实惠,吃起来放心。 可李肖却气呼呼地对我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要知道,我花在做饭的时间要创造多少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你以为我工作不久就升了职是凭空得来的吗是因为我为单位创造了价值。

你竟然为了一顿饭来这样责怪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摔门走了。

作为一个男人,我需要的是一个温柔的老婆,而不是成天在我面前创造社会价值的人。 一气之下,我拨通了同事张小苏的电话。

张小苏和我年纪相仿,丈夫在外地读研究生,她做饭很好吃,常常在周末邀请同事到她家聚餐。

  到达张小苏家时,她已经准备了四菜一汤,还开了一瓶红酒。

她问我是不是回家受气了别往心里去,小夫妻哪有不吵架的。 你看我,老公不在家,想吵架还没人吵呢。

我向她说了李肖的种种不是。 不知不觉,一瓶红酒被我们喝完了……  醒来时,已是凌晨四点。

我吓傻了,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耳光,暗骂自己不是人。

张小苏也哭着说对不起丈夫。

最后,张小苏和我约定:我们是酒后失态,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谁也不能对别人提起。   当我跌跌撞撞地回到家时,李肖居然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想到昨晚的事情,我就感觉到心虚。 李肖走近我,伸长脖子闻了闻,然后狠狠地给了我一耳光,倒在床上哭起来。 那天下午,李肖递给我一纸协议,说我没有不签的可能。

我向她忏悔了整整三个月,她仍不肯原谅,我只好签了离婚协议书。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