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馆子的鲁迅和不爱下馆子的沈从文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爱下馆子的鲁迅和不爱下馆子的沈从文

  如果评选民国最爱下馆子的作家,鲁迅一定能排上前三名,这和他的高收入有关。

而收入低的沈从文不爱下馆子,但他记得困窘时郁达夫请他吃的那顿饭。 多年后,他也这样在餐桌上帮助别人。

  鲁迅吃遍北上广  如果评选民国最爱下馆子的作家,鲁迅一定能排上前三名。 看《鲁迅日记》,1912年5至12月份,这位爱吃北方饭的绍兴人下了30多次馆子,去得最多的是绍兴会馆附近的广和居,达20多次。 他到北京的第二天,就去广和居报到,1912年5月7日的日记中,他记道:夜饮于广和居。

  广和居创始于道光十一年(公元1831年),原名叫盛隆轩,位于菜市口北半截胡同南端。

文人墨客、名公巨卿乃至军机大臣,都是广和居的常客。

张之洞在京时住的离北半截胡同不远。 每有宴集,就常约在广和居。   鲁迅在广和居常约的伙伴是翻译家钱稻孙,他们常常AA制:晚钱稻孙来,同季市饮于广和居,每人均出资一元。

钱稻孙一家三代都是广和居的常客,他曾经回忆有一次和父亲去广和居,伙计见了就招呼说,钱少爷来了,他本来以为是叫自己,后来发现叫的是他父亲。

  1926年9月,鲁迅离开北京南下,先在厦门,又去广州。 广州下馆子比北京贵很多,许广平曾在给鲁迅的信中提及:广东一桌翅席,只几样菜,就要二十多元,外加茶水、酒之类,所以平常请七八个客,叫七八样好菜,动不动就是四五十元。   等回到上海,鲁迅又开始下馆子,1934年3月25日,鲁迅为美国友人伊赛克夫妇送行,晚宴设在家里,请知味观的厨师上门烹饪菜肴,鲁迅提前三天与饭馆定好,并付菜钱20元。

  鲁迅爱下馆子,当然和他的高收入有关,据陈明远在《文化人的经济生活·鲁迅生活的经济背景》中说:鲁迅在上海生活的整整九年间(1927年10月1936年10月)总收入为国币78000多圆,平均每月收入圆(约合现在人民币2万多元)。

  沈从文如数家珍的三次宴会  收入低的沈从文便不爱下馆子,他的侄子、著名作家黄永玉在《太阳下的》中曾经提到:几十年来,他从未主动上馆子吃过一顿饭,没有这个习惯。

当他得意地提到有限的几次宴会时徐志摩、陆小曼结婚时算一次,郁达夫请他吃过一次什么饭算一次,另一次是他自己结婚。   这几餐饭中,令沈从文印象最深的,是郁达夫请沈从文的那顿。 那是在1924年11月,冬天还穿着单衣的沈从文被生活所迫,给几位教授写信求助,郁达夫是其中一位。 郁达夫决定去看看这位有点愤怒的文学青年,便走进他的没有炉火的窄而霉小斋。

一个上午,沈从文都在向郁达夫诉苦,郁达夫便请沈从文到附近一家馆子吃饭,共花一元七角多。 郁达夫拿了五块钱出来付钱,剩下的钱,便给了沈从文。   半个多世纪后,郁达夫的侄女郁风访问沈从文时,沈从文先生对我说着这话时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但他笑得那么天真,那么激动,他说那情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后来他拿出五块钱,同我出去吃了饭,找回来的钱都送给我了。

那时候的五块钱啊!  后来,沈从文也曾经这样帮助过别人,他头一次见萧乾,便请他到东安市场下馆子,沈从文从伙计手里要过菜单,用毛笔在上面写起菜名。 萧乾急忙唤住转身欲走的伙计,说:这个菜单您给我吧,我再给您抄一遍。 沈从文冲他一摆手,说:要菜单干吗以后我会给你写信,写很长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