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打全贵(长篇记事《寨里村往事》节选十九)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鞭打全贵(长篇记事《寨里村往事》节选十九)

鞭打全贵(长篇记事《寨里村往事》节选十九)文章作者:|时间:2017-06-1122:55:28|来源:傅全贵是傅银昌弟兄的族叔,住在北街傅银章的隔壁,与傅银昌的父亲是一个曾祖父。

全家一女两儿五口人,地无一垄,仅有三间草房,一直靠租种傅银章的十几亩地为生。

全贵干板正直,勤劳俭朴,多年来无论日子过得怎么苦,从未欠过租金。 可是染坊聚会上,他竟然带头抗租,坚持将租金降到每亩四斗粮食,毫不考虑家族几个大户的利益。 傅银昌说,这是吃里扒外,得先拿他开刀,杀个鸡给猴看,看今后谁还敢再出来闹事。

可是傅全贵一不欠租,二不惹人,一天到晚穿着一身破烂衣服在地里劳动,他的把柄在哪里傅银章想了三天三夜也没有想出来一个招儿。

傅银昌说:阎王爷身上还能找出两个虱字,在他身上还能找不着一个茬银章,这事就交给你,目标就是一个,把全贵撵出寨里村。

正在傅银章焦虑之时,傅银河突然想起一件往事,说:当年全贵的父亲生了一场大病,生活困难时借了咱家一斗高粱。 傅银章听了如获至宝,一拍大腿说:好!咱就跟他算这笔账。 傅银河说:当时全贵要还,咱爸说乡里乡亲的就不用还了啊!傅银章说:谁知道咱爸说没说这话咱不承认。 又说:这事说起来也有二十五年了,你算算,就按年利两分计算,利滚利得还多少粮傅银河拿起算盘,拨拉了半天,说:十石。 傅银章忽地站起,攥起拳头,高兴地说:明天就叫我家老二小秋出面去要,还不了就叫他全家滚蛋。

当夜傅銀章向傅银昌作了汇报,傅银昌哈哈大笑说:你个鬼精灵还是有办法的,这就对啦。

不过我给你说,要帐可以缓几天。

在这之前,先让玉柱把清乡队拉回来,在村里转上几圈,长一长咱们的威风,让那些闹事的人闻风丧胆,免得再有人惹是生非。 傅銀章点头称是,随之通知了儿子玉柱。

过后第三天上午,人们吃罢早饭正准备上地时候,寨城南面的甸池上出现了一支队伍,有三十余人,身着一色灰褐色衣服,个个身挎长枪,迈着整齐的步伐向村里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傅玉柱。 他腰里别着盒子枪,领着队伍穿过南寨门,沿着前街、北街、后街和南柺儿转了一圈,傲气十足。 人们议论纷纷:这不就是黄鼠狼的大儿子傅玉柱吗够神气。

黄鼠狼进院没好事,这不知谁家又要倒霉了。 傅伦有正赶着大车往地里送粪,在染坊刚碰上傅玉柱,笑着打招呼:玉柱,你这次回村里是有事吧!傅玉柱不理不睬,狠狠瞪了一眼。 傅伦有回来告诉了海松,海松笑着说:伦有叔,你搭理他干啥!咱们注意着,黄鼠狼尾巴翘起来,肯定又要放啥臭屁了。 再过几天,就是八月十五中秋节了。

上午,艳阳高照,北街的老井旁积聚了一群女人,有的在洗衣服,有的在刷洗月饼模子,为过节做月饼作准备。 傅銀章的二儿子傅小秋突然来到井旁,一手拿着一根绳子,一手拿着一个鞭子。

大家觉得奇怪,这个小秋,高高的个子,过去见人还算和气,今天怎么变得满脸杀气。

他对身后跟随的人说:去到北地把全贵叫来,马上就来。

不一会,傅全贵匆匆忙忙地从北面赶来,不高的个子,一件补丁摞补丁的夹衫套在身上,满身是汗。

笑着问:小秋,有事啊小秋把眼一瞪:那年你借我家三十斤高粱,二十五年啦,该还了吧!全贵奇怪地说:那是陈年旧账,当年我就要还,你爷死活不要啊!现在你要,我过两天还了就是。 谁说我家不要,我家的粮食是天上掉下来的你还你知道得还多少吗二十五年,就按年利最低的两分利算,利滚利算下来你得还粮十石。

小秋冷笑着说。

十石那时可没有说要加利啊!全贵头脑轰的一声,被这个数字吓懵了。 还,还是不还小秋侄儿,我实在没法还,还不起呀!啪的一声,小秋一个耳光打在全贵的脸上:谁是你的侄儿看来你是不还了。 来,把他绑起来。

身后两个人从小秋手里接过绳子,把全贵扭过双臂绑在了老井西南角的一个牲口桩上。 小秋抡起鞭子就是一顿抽打,全贵说:小秋,我是您叔啊!小秋说:你是鳖孙!全贵的破衣瞬时碎成了一条条儿,胸前冒出了鲜血。 几个洗衣服的女人吓得一声声尖叫,可看到小秋凶狠的样子,谁也不敢上前解劝,只好悄悄地告诉了全贵的家人。 全贵的妻子和十八岁的大女儿小芒闻声赶到井边,哭喊着别打啦,别打啦,求求你!小秋把鞭子举得更高,打得更狠,还高喊着该打,该打。 全贵的妻子拉着女儿说:小芒,给你小秋哥跪下!婶子也给你跪下。 母女双双跪下,央求不要再打了,小秋依然不为所动,空气中弥漫着全贵的哀号声和母女的哭喊声。

小秋,住手吧!身后突然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 小秋一惊,回头看是海松。

他从村西的长身地给豆子地锄草刚刚回来,一进村听人说全贵被打,就急急赶来,满头是汗。

小秋停下鞭子笑着说:是海松叔啊!这人欠我家粮食二十五年不还,你说该不该打海松问清事情来由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理所当然。

可没有听说亲人之间借粮救急还要加利息的。

我看他借的一斗高粱由我来还,你就放了他吧!小秋冷笑着说:海松叔,你鬼楼驱妖远近皆知,还能扛动四百斤重的东西,不是凡人,这粮食咋敢叫你还回过头对全贵说:今天看在海松叔的面子,这粮食和利息也不让你还了。

秋收一毕,你们全家滚出寨里村,别让我再见到你。

见一回我打你一回。

如再不听话我就让我大哥出面收拾你,他清乡队那几十条枪可不是吃素的。

说罢让人给全贵松绑后扬长而去。 海松见小秋蛮不讲理,又以势压人,已无可挽回。

就帮助把全贵扶回家里,安慰说:将养好身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老天爷睁着眼呢!这年全贵收完秋,交完傅銀章家的租子,领上妻儿到北乡投亲靠友,为人扛长工去了。 他还是怀念着这片生养他的故土,每到年节,为避开傅銀章弟兄的眼睛,只好在深夜时偷偷到父母的坟茔上上个香,再围绕村子转一圈,天明前匆匆离去。

第二年春节,傅银昌在家族餐饮聚会上,大夸小秋鞭打全贵这场戏演得好。

傅銀章问:下一步对傅老黑那个老东西怎么收拾啊傅银昌笑着说:戏要一场一场地演,下一场放到明年夏收一毕,我让老横儿来演。 这次我要让老黑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自己滚出南岗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