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倾城 终要独行(记于2015.06.10)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日光倾城 终要独行(记于2015.06.10)

  仿佛还站在我身边,触不可及,是你微笑的脸。

  我还是很亲切的称你一句“兄弟”,尽管悖逆着你的性别,听起来你是个女汉子。 相识九年,打打闹闹。

有些场景总是在梦中,那些场景终于也变成了梦境。

不是同学,不是邻里,人生有着太多不期而遇。 你已永远离去,我却辞藻尽竭。   微风吹过江岸的柳梢,倾城的日光拥抱着飞絮轻轻的着陆。 那是我们最初相识的季节,我们之间没有爱情,或者说,早已超脱了所谓情感的界限。 终于发现,原来文字真的可以那么忧伤,原来文字可以用作怀念,原来,文字总是被心绪掀起波澜。

当我提起笔的那一刻,我就清楚的知道,我已经失去了你。

你成为我心中四季里,最潮湿的夏季之影。

  路遥生途倦,何以负流年。 我无法去整理和你有关的一切物品,但我生活中属于你的馈赠,都成为了遥远的纪念,静静的躺在书橱的格子中,就如你即将静静的躺在那冰冷之地一般,只被看着,只被默念,只被感知。 这个夏天的风吹了太久,我接到电话后就靠在一棵树下,摇曳的柳如你的发丝,流光苍老了我们都原本年轻的心。

太过匆忙,我还没有回过神,生命里却再不会有你的影子。

  还是一样的夏天一样的温暖,还是一样的夏风一样的轻柔,还是一样的日光一样的倾城,还是一样的你,却是不一样的人生。   我们相识在一个日光倾城的夏日,友情结束于一个同样天空湛蓝的夏日,你的生命终结在依然风轻云淡的夏日,我的世界也多了一个被封存的角落。

沙漏还在静静的流着,流着,流着,永无止境。 我还在安静的走着,走着,走着,慢慢失去。   为何你不让这离别晴朗一点。 为何你不能笑着和我说再见。

  时间那么长那么远,生命却如此短暂。 本以为接到朋友电话后,整理一下心绪,就会没事了。 可是睁开眼睛,就想起了这件事。 摆脱不掉,心情的确又黯淡了许多。

短短二十几年,面对一些苦痛的经历如今我们都已经可以笑着面对,可唯独在命运面前,还是那么渺小,在失去面前,还是那么在意。   雨下了,走好路。

风再大,吹不走祝福。

  可是除了这些,我还能做什么呢。

可是除了这些,朋友们还能做什么呢。

  脚下边保存着昨天的温度。 突然发现,刻骨铭心的未必只是爱情;猛然明白,平平淡淡的未必唾手可得。   “兄弟”,从今以后都无法再对着你说这两个字;从今以后都无法再对着你喊这两个字;从今以后,从今以后,没有以后。 人总在失去,日光倾城,终要独行。

  哭过的眼看岁月更清楚,怀念你闪着泪光,却不是幸福。

  我宁愿我们未曾相识,也不愿未历生离,已是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