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婚前对我体贴入微 婚后却经常醉酒打我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丈夫婚前对我体贴入微 婚后却经常醉酒打我

(图文无关)  两家结成姻亲  我来自金华乡下,说起我的恋爱和,感觉就像是一场闹剧,而且如今我面对这场闹剧,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我来宁波工作很多年了,虽然我只有高中学历,但工作一直很出色。 两年前,父母催我回家相亲,相亲对象就是阿青(化名)。 我以前和阿青见过几次,只是脸熟而已,一点都不了解。

  但我们两家的交情好像从我爷爷奶奶那辈就开始了。

从阿青父母那辈开始,他们家的经济条件慢慢好起来,自己有了工厂,我家有很多亲戚就在他家工厂工作,两家算是世交吧。 就因为这样,我父母早就看中了和我年纪相仿的阿青,一心想和他家结成儿女亲家。   可我和阿青见面时,感觉并不好。

我听说他也没上过大学,很早就出来混了,一会儿在自家厂里上班,一会儿又跟别人一起做生意,始终没定性。

而且跟我交谈时,我发现这个人很俗,有种土老板的傲气。 我很不爽。

但父母劝我说,阿青还年轻,男人结婚后都会成熟一点的。 我心里有些小疙瘩,但考虑到我母亲身体很不好,不想让她不开心,就点头答应了。   我也没想到,自己的终身大事竟然在短短三个月中就走完了所有的程序,我和阿青成了夫妻。

新婚之夜,我感到一切就像在做梦,只记得阿青对我说,只要我以后听话,他会对我好的。   他有两副面孔  婚假结束,我要回宁波上班了,阿青说,他也想跟我一起来宁波。 我以为他是心疼我,很开心地答应了。

没想到,到宁波后,阿青却对我说,以后不要再去上班了,安心在家里给他做饭洗衣服。

他跟家里要点钱在宁波做生意。

在阿青的坚持下,我做了彻头彻尾的家庭主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