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若兰射圃夺魁情留史湘云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卫若兰射圃夺魁情留史湘云

  (一)卫若兰射圃夺魁情留史湘云  史家获罪,献出史湘云准备代公主去南交国和亲,以期求得朝廷赦免史家的罪过。

  史湘云的判词:后面又画几缕飞云,一湾逝水。 其词曰: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

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乐中悲〗襁褓中,父母叹双亡。 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 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 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 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云散高唐,水涸湘江”,高塘神女朝云暮雨历来指男女情爱,“云散高塘”当是指夫妻情事的消失,“水涸湘江”简单说来就是湘江水干涸了,预示山穷水尽。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写到史湘云拣到宝玉丢的一只金麒麟,同她原有的金麒麟恰好配成一对。

从回目“双星”的字样看,这肯定是对她未来婚姻生活的暗示。

那么她的配偶是谁是宝玉吗似乎是,其实又不是。 有些研究者根据“庚辰本”脂批:“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推断她可能同一个叫卫若兰的人结婚。

  卫若兰,前八十回仅提到过一次,是在第14回。

秦可卿出殡,送殡官客甚众,书中列举“八公”之后,接着便写王侯或其子孙,最后才写到“余者锦乡伯公子韩奇,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不可枚数。

”如此而已。 由于卫若兰主要出现在八十回后,所以我们对他知之不多,但湘云嫁卫若兰应无疑。   宝玉得到的金麒麟最后落到卫若兰手中也是可信的,宝玉对湘云说过这样的话:“你该早来,我得了一件好东西,专等你呢。 ”据此判断宝玉是将金麒麟赠予了湘云的,湘云得到这个金麒麟后,又不知经过什么途径,将麒麟又赠给了卫若兰,然后卫若兰一直佩带着这个金麒麟。

  种种推测既有可信之处,也有不少疑团,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和发现。 但我想,有一点是肯定的,湘云是嫁给了卫若兰。 与曹雪芹同时期的脂砚斋的批语是最可信的,只是由于全书的后半部佚失,我们无缘看到作者是怎么安排的,这不能不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   射圃,本是一个名词,表示习射之场。 但中国民间经常拿它它动词用,如端午与重阳的射圃习俗。

古时军营里有些骑射训练比武的活动,也可以在射圃举行。

。

  史湘云被皇帝定为南交和亲人选后,她之前的未婚夫卫若兰参加皇家射圃比武,获得第一名,成为南征南诏国的主将。 临行前,他要求皇帝成全他与史湘云的婚姻,另寻和亲人选。

皇帝爽快答应。

  红楼梦第七十回,大观园众人放风筝,史湘云放出的是一个大红喜字带响鞭的风筝,预示她的姻缘是皇家赐婚,而且规格相当高。   设想史湘云原先作为南交和亲人选已经被皇帝认作公主,当他的前未婚夫卫若兰成为南征主将,请求皇帝成全他们的姻缘。

国难当头,皇帝正是用人之际,乐得顺水推舟,以嫁公主的礼仪将史湘云嫁给了卫若兰。   后40回写卫若兰娶湘云后不久就死了,湘云早寡。

以此来印证《乐中悲》中“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但“云散高唐”和“水涸湘江”,一是用楚怀王梦会巫山神女的故事,一是用娥皇、女英二妃湘江哭舜的故事,都暗示湘云的夫妻生活没有白头到老。

  卫若兰的结局,前线兵败,南诏大举北上,卫若兰战死湘江。

红楼梦故事讲明是未知何朝何代,唐朝曾经对南诏大举用兵,红楼梦故事很可能借用了这些史实。

当然,如果一定要说故事发生在清朝,也可以影射三藩之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