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敌袭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二六二章:敌袭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够硬气!”陈守义轻笑一声,晃了晃脖子,颈骨咔咔作响。 他把剑插入剑鞘,脸上闪过一丝暴虐,他大手抓着他的脸,不顾他的挣扎,把他从座位上生生提起,狠狠的砸在地上。

嘭一声闷响,楼层都微微一震。

曹卫忠闷吭一声,被摔的两眼发直,只感觉浑身剧痛,全身骨骼似乎都被砸碎了一样,很快鲜血就从陈守义的指缝中缓缓渗出。 “何必呢,你信仰的蛮神,注定死路一条,自身难保,你是聪明人,不会做出不明智的选择吧!”陈守义冷冷的说道。 曹卫忠眼中愤怒的盯着陈守义,手死死抓着陈守义捂嘴的的胳膊,拼命挣扎。

陈守义看的心头火起,手抓住他的脑袋,一次次砸向地面。 嘭……地面的瓷砖,立刻破裂!只是两下,他就已经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地面血水渐渐弥漫。 “太弱了,身体也就比普通人稍强一些。

”陈守义看着昏迷的曹卫忠,又打了两个巴掌,把他扇醒。 曹卫忠脸迅速的浮肿起来,口中的血水不停的往下淌落,他艰难的睁开一条眼缝,怨毒的盯着陈守义,气若游丝道:“亵渎神明的愚昧者,你将永世不得超生。

”他脸色一冷,彻底失去审问的耐心,手抓着对方脑袋猛地一按。

伴随着“擦咔”的骨裂声,曹卫忠的脑袋如西瓜般瞬间碎裂,他四肢一颤,身体就迅速的松弛下来,同时下身传来一股恶臭。 “草!”陈守义恶心的看了已大小便失禁的尸体一眼,一脚把尸体踢到一边。 “早知道就不浪费这个时间了!”陈守义心中暗道,一脸烦躁。

他正准备离开这座教堂,继续四处寻找。

这时,脚步不由一顿。

等等……他打量着这个卧室,目光很快锁定墙角的文件柜。

随即他立刻快步上前,打开文件柜。 里面是堆满了不少文件。 陈守义精神一振,拿起一本最上面的一份文件。

《对抓捕的亵渎者最新处理意见》罗宗山他一目十行,快速扫了一眼。 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这份文件的每个字都带着一种浓浓的血腥味。

只要被确定为“渎神者”,唯一结局就是血祭。

他深吸了一口气,按捺住心中的躁怒,一本本的看过来。

《加强信仰建设工作,以家庭为单位,征召护教卫队的通知》罗宗山《第三版教义文件》教义理论委员会。

《关注信众的思想,加强监督工作》罗宗山《关于宵禁的通知》罗宗山陈守义发现几乎绝大部分的文件都有一个名叫“罗宗山”的签名。 “这人绝对是蛮人口中的那个人类主祭!”他面色发寒。

陈守义一连翻了十几本。 终于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信息。

《关于祭司以祭司以上人员的开会通知》他迅速的寻找地址。 “宝成区长风路163号,狩猎之神教会大楼四楼会议室(原宁州丽美大酒店)”陈守义又看了看日期,脸上不由微微有些失望。 这份通知几乎是一个月前的了,那时宁州才刚沦陷不久,这么长时间过去,特别是如今又在战争,恐怕邪教老巢恐怕已经根本不在那里。 他继续翻看剩下的文件,却再没发现其他的地址信息。 “不管了,先去那里看看!”陈守义心中暗道,迅速的离开教堂。 ……时间已经晚上九点。 一轮圆月,散发着皎洁的月光。

十几架战机,不停的在上空盘旋,发出轰鸣声。

陈守义抬头看了一眼,眉头微皱。 他知道这些战机是在等待他用激光引导,执行斩首任务,然而这些战机的存在,无疑增加了他暴露的风险。 街上空无一人,但他却不敢丝毫动作,谁也不知道有没有蛮人躲在两旁的大楼内。 好在战机没有久留,很快就渐渐离去。

果然,等战机一离去,就有零星的蛮人开始骂骂咧咧的出现。

陈守义继续等着蛮人走远,身影便如幽灵般,穿过街道,一闪而过。

以他高达145的智力,整个宁州的地图,早已清晰的印在脑海,哪怕他很少来宁州,也能清楚的知道这里每一处街道。

随着越来越接近文件上的地址,陈守义注意到蛮人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他心中不惊反喜。 这意味着,蛮神教会的老巢应该就在附近。 他动作变得越发谨慎。

……一小时,陈守义走入丽美大酒店。

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此时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他看着自己留下的一窜清晰脚印,用脚尖蹭了蹭灰尘。

“这里灰尘厚度,说明这里至少一星期前就已经没人了。

”“妈的!到底躲在哪里?”哒哒哒……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陈守义面色微变,连忙转过头来,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赤裸上身,手持长剑的蛮人,一步步的朝这里走来,浑身的肌肉如水银般流动。

“你们……人类的主祭说的没错,这几天果然还会有猎物会过来送死。

”他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用汉语艰涩的说道,随着接近,胸口一头凶兽的纹身,也散发出迷蒙的光芒:“上次的猎物我最后把他的骨头都一一捏碎,哀嚎了很久才死……”肖长明!陈守义脸色一寒。

他和肖长明虽然没多深的交情,但也并肩作战过好几次!蛮人盯着陈守义,越走越近,脸上露出浓烈的杀意:“就是不知这次能让我玩……”话还没说完,他瞳孔猛地收缩,一个高速的幻影,随风而至,下一刻他便看到,剑尖在他眼前迅速的放大,强烈的危机感,刺激的他心脏抽搐。 他怒吼一声,脚尖猛地一点地面,混泥土炸裂,身体迅速倒飞。 然后身体才刚动。

他就浑身一震,血点夹杂着碎肉如血雾般从身上爆开,溅的满头满脸。

他不敢置信的低头一看,闪过一丝绝望。

一个碗口大小通透血洞出现在胸口上。 陈守义身体倏忽停下:“找死!”随即一个迈步,越过十余米远,朝远处快步离去。 直到此时,蛮人的尸体,重重的撞到对面大楼的墙壁上,然后缓缓的滑下,他竭力的坐了起来,靠在墙壁上,血沫不停从他口中涌出,他看着那迅速的远离身影,张了张嘴:“敌……敌袭!”声音却细弱蝇蚊。

ps:七夕见谅,作为有老婆的人,伤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