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零:改造文体得先把文章当回事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3月16日,由北大出版社出版的李零新书《鸟儿歌唱:二十世纪猛回头》在京举行座谈会。

黄纪苏、杨念群、唐晓峰等学者参加了新书座谈会。   新书收录2008年以来的思想随笔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李零除《中国方术考》、《郭店楚简校读记》、《简帛古书与学术源流》等纯学术著作外,也有我们的经典一系列释读《论语》、《老子》、《孙子兵法》的著作。

此外,还著有《放虎归山》、《何枝可依》这样的随笔集。

后面两类以其扎实而广博的学识尤其受到读者的喜爱。

  他们说时间能治愈一切创伤,他们说你总能把它忘得精光;但是这些年来的笑容和泪痕,却仍使我心痛像刀割一样!鸟儿歌唱……《鸟儿歌唱》新书书名源自奥威尔《1984》,收录了李零2008年以来的思想随笔,第一辑主体文章是读《动物农场》的三篇读书笔记,曾发于《读书》。 李零自序,我是身在21世纪,心在20世纪,目睹世纪之变,做一点前后对比。   有好多学问不一定要自己来做。 去年刚做完眼睛手术的李零感叹常觉去日苦多,以前在学校教书搞科研的时候,常常遗憾丧失了更多读书的机会。

李零说,人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专注于学术就有些力不从心的地方,读书可以弥补一部分这方面的问题。   杨念群:李零的学者随笔很精彩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所长杨念群认为,李零的文章不像很多人印象中的学院文章面目可憎,(李零的文章)语言好读,表面是随笔,但谈及问题复杂程度很高。 做学问与写随笔用两套语言,要达到穿梭于不同空间、不同场域的转换能力很难。

杨念群说,现在学者随笔有两种作者,一种是通俗作家,通俗作家将浮光掠影的感觉用非常快的速度表达出来,这一类作者的问题是如果不具备专门的知识训练,其实通俗的深度有限。

另一种是专门领域里的专家,一亩三分地刨得很深,但对周围的世界缺乏敏感。 两者结合起来太难了,更难的是两者之间自由切换,有的一旦转换出去就回不到专业领域了。

李零在这方面做得非常精彩。

  李零:我是老改犯,一改几十遍  李零则表示,所谓的流畅其实是不断修改的产物。

我管自己叫老改犯,根本不是数易其稿,往往都是改个几十遍,一打开电脑就改,一个是有错,一个是不满意。 李零说,很多现代化的东西自己都不接受,但接受一个东西电脑,以前写文章很痛苦,现在看上去生产效率好像高了点,有赖于电脑。

  接续杨念群谈到的学院文章如何做到平易、流畅?李零看来,改造文体是每个人都可以去尝试的。

我经常想的是,写作是个艺术,可能只有一个最好的表达,但你总是找不到这种最好的表达。 因此每天改,想着可能有一种更好的表达,只能勉力为之,试着去做。

  李零说,其实对现在研究生的论文不满意,我经常说他们的论文,要是严格要求你们都没法毕业,你们都能毕业,因为其他学生也都是这样的,但其实我是不满意的。

李零谈及现在的研究生教育时表示,现在本身读研究生的时间就短,进学校听点课后面就找工作,踏实不下来好好读书。

现在年轻人也聪明,条件也好,其实就是(需)要把自己的文章当回事。

本文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