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百丈山记》原文翻译注释出处及写作背景中心思想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朱熹《百丈山记》原文翻译注释出处及写作背景中心思想

《百丈山记》南宋朱熹【原文】《百丈山记》朱熹登百丈山三里许,右俯绝壑,左控垂崖;叠石为磴十余级乃得度。 山之胜盖自此始。 循磴而东,即得小涧,石梁跨于其上。 皆苍藤古木,虽盛夏亭午无暑气;水皆清澈,自高淙下,其声溅溅然。 度石梁,循两崖,曲折而上,得山门,小屋三间,不能容十许人。 然前瞰涧水,后临石池,风来两峡间,终日不绝。

门内跨池又为石梁,度而北,蹑石梯数级入庵。 庵才老屋数间,卑庳①迫隘,无足观。 独其西阁为胜。 水自西谷中循石罅奔射出阁下,南与东谷水并注池中。 自池而出,乃为前所谓小涧者。 阁据其上流,当水石峻激相搏处②,最为可玩。

乃壁其后③,无所睹。 独夜卧其上,则枕席之下,终夕潺潺,久而益悲,为可爱耳。 出山门而东,十许步,得石台。

下临峭岸④,深昧⑤险绝。 于林薄⑥间东南望,见瀑布自前岩穴瀵涌而出⑦,投空下数十尺。

其沫乃如散珠喷雾,日光烛之,璀璨夺目,不可正视。 台当山西南缺,前揖芦山,一峰独秀出;而数百里间峰峦高下,亦历历在眼。

日薄西山,余光横照,紫翠重叠⑧,不可殚数。

旦起下视,白云满川,如海波起伏;而远近诸山出其中者,皆若飞浮往来,或涌或没,顷刻万变。

台东径断,乡人凿石容磴以度,而作神祠于其东,水旱祷焉。 畏险者或不敢度。

然山之可观者,至是则亦穷矣。

余与刘充父、平父、吕叔敬、表弟徐周宾游之。

既皆赋以纪其胜⑨,余又叙次其详如此⑩。 而最其可观者:石磴、小涧、山门、石台、西阁、瀑布也。 因各别为小诗以识其处,呈同游诸君,又以告夫欲往而未能者⑿。

年月日记⑿。 【作者及题解】朱熹(1130-1200),字元晦,一字仲晦,号晦庵,徽州婺源(今江西婺源)人,生于南剑州(今福建南平)。 南宋高宗绍兴年间进士,历仕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官至宝文阁待制。 谥号文,赠太师,追封信国公,后改徽国公。 他是著名的唯心主义哲学家,宋代理学的集大成者,明清以来,奉为大贤,配享孔庙,在日本和朝鲜半岛广有影响。 著作繁富,除《诗集传》等专着外,有《朱文公文集》。 《百丈山记》选自《朱文公文集》。

它写于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的夏天。

作者没有把笔墨花在记述出游的时间、行程等方面,而是着力于描写百丈山的优美风景。 文章开门见山,从山之胜盖自此始写起,到山之可观者,至是则亦穷矣结束了基本部分的内容,首尾呼应,一气呵成,显得十分集中、紧凑。 有选择地落笔于六处景致,分为两组:第一组叙述踏石磴、过涧水、入山门而至西阁,主要描写西阁环境的优美和夜宿听泉的感受;第二组中由石台引出,主要描写瀑布、夕照与云海,叙次分明,铺排得当,重点突出,引人入胜。 通篇状物写景,准确而形象,细致而生动,表现出作者精细的观察能力和运用语言的功夫,是一篇以刻画山水景物见长的游记。 【注释】①卑庳(bì):低矮。

庳:原作痹.②当:面对。

水石峻激相搏:山石峻峭,水流湍急,水石相撞,如同搏击。

③乃壁二句:承上句说,然而在西阁后面,却是石壁,没有什么风景可看的。

乃,而,却,表示转折语气。 壁,石壁。

其,指西阁。

④峭(qiào)岸:悬崖峭壁。

⑤深昧:深暗。

⑥林薄:草木丛杂的地方。

⑦瀵(fèn)涌:水同源分流喷出。 这句是说,看见瀑布由前方岩石洞穴中喷涌而出。 ⑧紫翠重叠:是说群山在夕阳照耀下,或紫或翠,重叠相映。

⑨既皆句:朱熹着有《游百丈山以徙倚弄云泉分韵赋诗得云字》。 ⑩叙次:依次叙述。

⑾各别为小诗:每一处另外写了一首小诗。 《百丈山六咏》是六首五言绝句。 今录其中题为《瀑布》一首:巅崖山飞泉,百尺散风雨。

空质丽清晖,龙鸾共掀舞。

识(zhì):记。 夫:那些。 ⑿年月日:这里略去了写这篇游记的具体时间。

【译文】登上百丈山约三里多路,右边俯临深险的山谷,左边连接着陡峭悬崖;重叠的石块形成台阶,走了十多级台阶方才越过。

百丈山的优美景色大概就从这里开始了。

沿着石阶向东走,就能看到一个小涧,有一座石桥横跨在它上面。

涧里长满苍翠的藤蔓和参天的古木,这里即使在盛夏中午最炎热的时候,也感觉不到逼人的暑气;涧中水流清澈,从高处急速流下,发出淙淙的声音。

越过石桥,沿着两边山崖曲折小路而上,可以发现一座寺庙,寺庙大致有三间小屋,都不能容纳十来个人。 但这里前面可以俯瞰清澈的涧水,后面临近一泓小池,习习清风从两边山峡间吹来,整日不停。 门内横跨小池的又是一座石桥,越过石桥向北走,踏着数级石梯能够进入一座庵中。 庵里只有几间老屋,低矮而又狭窄,没有什么值得观赏的。 只有庵中的西阁楼风景优美。

溪流从西边山谷中顺着石头缝隙奔射而出于西阁之下,南边和东边溪水一同注入小池中,从小池中泻出,形成前面所说的小涧。 西阁位居小涧的上游,正对着湍急的水流和峻峭的山石相撞搏击之处,最值得观赏。 然而在西阁后面,却是石壁,没有什么风景可看的。 唯独在夜里睡在西阁楼上,枕席下面就整宿都响着潺潺的流水声,听久了,更感到悲凉,这种情境令人觉得可爱罢了。

出了山门向东,走十多步,可以看到一座石台,其下面临悬崖峭壁,深暗险峻。

在草木丛杂的地方向东南眺望,可以看见一挂瀑布由前方岩石洞穴中喷涌而出,凌空而下长达几十尺。

瀑布的飞沫就像飞散的珍珠喷洒着雾气,在日光照射之下,光彩鲜明,晃人眼目,让人不敢正视。 石台正对着山西南的缺口,对着芦山,此山独立挺拔而出,周围其它几百里间的高低山峰,也都历历在目,十分分明。 太阳迫近西山,余晖横斜照耀之下,群山或紫或翠,重叠相映,数也数不尽。

早晨起床向山下探视,满山遍野白云飘荡,像大海波涛起伏;而远近各座山峰隐现于其中,就像时而在飞奔,时而在漂浮,来来往往,有的涌现,有的隐没,顷刻之间,变化万千。

石台东面,小路断绝,乡里的人在山壁上凿出石级为路,用以行走,因而在它的东面修造祭神的祠堂,天旱或水涝时在这里向神佛祈祷。

那些畏惧险途的人不敢走,但百丈山值得观赏的景物到此也就穷尽了。 我和刘允父、平父、吕淑敬、表弟徐周宾一起游览了百丈山,大家都赋诗记述百丈山的胜景,我详细叙述了一行人游览的经过。

百丈山最值得观赏的地方,要数石磴、小涧、山门、石台、西阁、瀑布几处景点了。 因此每一处别外写了首小诗来记述这里的景致,献给同游的朋友,并且借此告诉想前往(游览)却没能成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