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记者白继开《转山》之后再写《风起罗布泊》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摄影记者白继开《转山》之后再写《风起罗布泊》

怎样可以助孕摄影记者白继开《转山》之后再写《风起罗布泊》为什么会做噩梦电商和微商的区别  去年,《北京晚报》摄影记者白继开把自己十三次游历梅里雪山的故事汇集成书,写成了《转山:在梅里遇见》。

在京东商城等网站上线后,《转山》很快登上分类图书热卖榜第一名,还一度卖到断货。

今年,白继开把相机的镜头由圣洁的雪域转向了更为神秘的罗布泊。 这本名为“风起罗布泊”的新书日前已由中国电力出版社出版,并将很快登陆实体书店和各大网站。

昨天下午,《风起罗布泊》举办了一场小型见面会。 白继开做客现场,与读者分享了书中的精彩片段。   与《转山》一样,《风起罗布泊》不是一部简单的摄影集。

照片虽美,却不是内容的全部,书中着墨更多的是白继开两次穿越罗布泊的见闻以及旅途沿线的历史地理变迁。 “《转山》比较自我,写了很多我自己关于人生的感想。 ”白继开说,“《风起罗布泊》里提到了很多丝绸之路沿线的历史和地理变迁,它的格局会更大。

”  白继开与罗布泊有着某种不解之缘。 他在位于罗布泊北缘的哈密长大,自小住在新疆哈密第六地质大队的大院儿里。

1980年,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失踪,消息轰动全国。 从大人们的交谈和规模空前的搜救中,刚上小学的白继开第一次听到了“罗布泊”的名字。

从那时起,这片“无人之地”就深埋在他的心里。

  但直到二十年后,白继开才第一次与罗布泊有了实质性的接触。 2001年,探险家斯文·赫定发现楼兰古城满一百周年,大型采访活动《百年发现·世纪穿越》重走了他当年的探访路线:从喀什地区的麦盖提出发,沿着丝绸古道,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和罗布泊荒原,最终到达楼兰。

借此机会,在《北京晚报》工作不久的白继开再次回到家乡新疆,来到了魂牵梦绕的罗布泊。   “一阵风拂过就带出一段历史。 ”这是罗布泊留给白继开的直观印象。

近一个月的拍摄之行结束,在对这片土地满怀敬畏的同时,白继开其实暗暗觉得有点遗憾。 “因为是大部队行进,有顶级沙漠车和专业司机做保障,缺少了一份探险的感觉。

”于是十年后,白继开与几位朋友从西侧的尉犁向东边的敦煌驾车穿越,重走罗布泊。   《风起罗布泊》收录了许多白继开自己拍摄的珍贵照片(右图),其中既有罗布泊壮丽的自然风光,还有许多旅途中遇到的趣人趣事:无边无际的黄沙和枯木、十八公里的陷车路、不期而遇的流星雨、被车轮卷起的碎石击得粉碎的前挡风玻璃、在早已干涸的塔里木河畔期盼了三十年河水的艾买提老人、美丽的楼兰姑娘茹仙古丽、沙漠中真实存在的“龙门客栈”、长期驻扎无人区的铁路建设者……极端的自然环境下,白继开的两次穿越之旅同样免不了或大或小的“险情”,比如扎营时遇到的蜱虫“草鳖子”,在库木塔格沙漠的陷车等等。 一个个生动有趣的故事将为鲜少有机会去往的读者展开一幅鲜活的罗布泊画卷。 (责任编辑: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