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端阳节社友闹榭 灯船会阮奸避踪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四回 端阳节社友闹榭 灯船会阮奸避踪

,歌唱的较常大异,船头立着一人,望着水榭缓缓而来。 昆生说:“你看那船上象些老白相,我们须仔细领略。 ”只见船头一人,抬头向水榭上一望,说:“丁家河房,为何此时尚有灯?大小厮们,快去看有何人?”小厮上岸一看,回报说:“灯笼上写着:‘复社会文,闲人免进’八字。 ”那人在船头上一闻“复社”二字,即使歇了笙歌,灭了灯火,悄悄撑船远避而去。 众人见好三座灯船,“不知何故灭灯、息歌,悄然而去?快着人看来!”敬亭说:“不必去看,我老眼虽昏,早已看真,那个胡子便是阮大铖,他买舟载歌,不敢早出,恐有人轻薄他,故半夜方敢出游。

今见三位相公在此饮酒,不敢近前,故此悄避而去耳!”昆生说:“我说歌吹比众不同!”定生说:“好大胆!这贡院前也许他来混游?”次尾即欲下榭,赶上采他胡子。

朝宗拦住次尾,说:“他既回避,我们也不必为已甚之行,且船已远去,丢开手罢!”次尾忿忿而止,说:“便宜了这狗子!”香君见天色太晚,对众人说:“夜色已深,大家散罢!”敬亭说:“香君姐想妈妈了,我们送他回去。 ”遂同昆生、朝宗、香君辞了定生、次尾,下船摇橹而去。

陈吴二人亦各回寓。 正是:楼台下去游人尽,小舟留得一家春。 不知后事何如,且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