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走让人想起疯狂+荒唐的年代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她的走让人想起疯狂+荒唐的年代

  【阅读提示】  光明网评论员:两天前的2017年12月10日,黄帅走了。

  40年前的1977年12月10日,是中国恢复大学招生制度以后的第一个高考日。   再前溯,44年前的1973年12月12日,《北京日报》刊登了时年12岁的小学生黄帅批判“师道尊严”的“来信和日记摘抄”,并加编者按。

  毫无疑问,黄帅,是前置定语“反潮流革命小将”首先使用者,并由此成为了一个年代的历史符号。 那个年代,一个“反潮流革命小将”,一个“白卷先生”,标识了中国教育、教师乃至知识和知识分子的境况。 那个年代,是“反潮流革命小将”“造反有理”的年代,是“白卷先生”登(学)堂入(教)室的年代,是疯狂+荒唐的年代。   痛定思痛痛更痛。 回看历史,那个疯狂+荒唐的年代如何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中国当代史上,如何能让“反潮流”成为潮流,如何能让人们丧失心智地随一介白丁弃知识如敝屣……所有这些,难道不是让人想起来就羞愧难当的问题么?  “反潮流”,是以革命的名义将颠覆和推翻恒古以来的以知为重、以识为尊的习惯和传统合法化;让“白卷先生”登堂入室,则是以利益激励的方式确定反智的行为导向。 去尊除智,是切除人的智识的手术,是毫无顾忌疯狂+荒唐的前提。

说起来,师道和尊严都是疯狂+荒唐的障碍。 师道之道,总有传承,总是一道走来;而尊严,则往往是道的附加物,是道理、真理的衍生品。 那些不可理喻、不能理喻的疯狂+荒唐,无论如何也不可、不能以道理计。   黄帅之不幸成为那个年代的一个历史符号,就在于那是一个需要黄帅而出现黄帅的年代,更在于没有黄帅也会出现“红帅”“蓝帅”的年代。 而黄帅之后幸,就在于疯狂+荒唐年代的戛然而止。 有媒体披露说,1981年初,黄帅给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写信,反映其父因其“反潮流”的牵连而在“拨乱反正”时被开除党籍、公职,进行劳动改造的事。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因此批示有关部门,于是,黄帅及其父亲都得以步入正常的人生轨迹。

  每一个人,生存在世,因缘际会,都有可能成为历史的符号;每一个符号,都将在历史上被标定价值;因而那些被用作符号的人,或彪炳丹青或失足成憾。 这就决定了每一个人生存在世总有选择之时,总要接受价值的传承,总要坚守正义之道,总要审时度势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 投机放纵,随波疯狂,无情的历史就会在耻辱柱的空白处铭刻其名,以儆后代。   据说,现时40岁以下的人,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在那个疯狂+荒唐年代中家喻户晓的黄帅的名字了。 尽管历史的瞬间和段落或因各种缘故而被忽略和忘却,但历史给生存在世的人所提之问,却一代都不会错过,一个都不会放过。

你可能忘记了历史,或瞬间或年代,但历史却绝不会忘记你、忘记每一个人。   学习历史、记住历史,是学习处世之道的一种方式,是丰富在历史面前进行选择的途径。 忽略了那个疯狂+荒唐年代历史的人们,不妨以黄帅的故去为机,回顾一下历史。 如此,也才会更加深刻地理解1977年12月10日中国恢复大学招生制度以后第一个高考日的历史意涵,也才会知道保有师道和尊严的意义,知道知识和知识分子于社会的意义,由此也才能够通汇价值与正义的意义。

  昨天(12月11日),许多媒体都发表了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的文章。 今天看,恢复高考,并不仅仅是为青年开辟了一条制度化的通路,而更是国家开始步入正常化的标志。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责任编辑:陈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