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牵梦的狂热,一树玫瑰花开,一座山中美景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情牵梦的狂热,一树玫瑰花开,一座山中美景

  苦盼,玫瑰花开。 有一朵属于我的,我吻过。 带着你的唇瓣,你的羞涩,含苞待放的样子,来过。

就象今夜的一滴露,滴落在我的梦里,那晶莹就象一些花间的心事,在梦里唏嘘,好微妙的打点那一抹香的味道。 不用在遥远的夜里提起,就象那些经手的往事,楔入你的心间一样,那样的疼痛。

  你可听见马蹄声的踏响,你可看见扬鞭策马的威武形象,还看见屋里纱幔里的灯明灯灭。

你的影子就象游离在悲凉爱的深渊里,夜的手撕不开夜的帷幕,想化蝶的投入,可那黑漆漆的坟墓里,没有滚动的雷声,那乌云密布也不知道哪去了,只有留下遗憾的黑,在爱的梦里叫嚣。 那些潮汐的往事,就象在梦的边缘蔓延,几十次或几百次梦的跋涉,也于事无补。

爱就象那样的泛滥,就象暗夜里飞出的鸽子,落在心跳的盲点之上,就象那在追着红色的蝶,在飞舞流转。   蝶翅在悄悄地遮掩着爱的纯情,你少女的芳香象梦一样的流淌,隐含着一种绰约美丽的美。

那花朵,就象裹着少女的狂热,在心跳。

所有的过程没有剪接,只看到含苞吐蕊的花苞,在次第的打开,你那燃烧的美感,象在火梦里舞。

  浆影声中,远和近是同样的葱茏,定格,点水,一只蜻蜓的舞蹈,在小荷上。 那么的晶莹窈窕,在瑰丽的夕阳下,一个好美的身影在活灵活现的出现,你来了,带着海潮的梦而来,心一样的靠岸,浪花在潜伏多少梦里的闪动,波涛里的呼吸,一次比一次狂急。 一个爱的音符,偶尔滑过你的耳际,牵起水面的涟漪,听见一声声呢喃声此起彼伏。   藏匿多少秘密,也不如你的酿造美,醉成我爱的形状,抱着你的轮廓入睡。

我醉了,你却跑了,我象搂着空空的余梦在假寐。

你象做好了准备,在远处,在隐秘的松涛间,在巨石的缝隙里,你看到了美丽在瞬间产生。 就象风卷着巨浪,在掀动着空旷的天幕。

你看到一个立体交叉的美,那姿势,那艺术的形态,在你爱的视网膜里定格再现。   千万次告诫自己,你不是我该靠近的人,你的身影却一刻也不曾远离,就象想念牵起我伤心的雨滴。 我知道有太多的理由,不能接纳并带走这份情感,你的眼睛已告诉了我,是不是你我之间的感情只是路过,只能当成一种错,就象从你的身旁,飞走的一只白鸽,你看到它的模样,却得不到它的青睐。 所有的预约,都成为一个,彼此都有那故事的开始。

  我一觉醒来,却象有青鸟鼓翼之声,那是爱的情吗还是有什么动力在驱使着我,我象冲破岩层的开拓者,你可听见了吗我血管里流动的呐喊声,象从地表潜入我的体内,那血肉之躯变成你的惊骇,就象荷塘里鼓动着梦的歌声,在收拢起想象之前,触须的烦恼,就象啄木鸟叼起的梦,落顶在塔树的档口。 就象那爱肯定了真实,所有的美丽,都因为你热爱而喜欢。   我说不出来那种爱的感受,是爱的缺憾还是完美。

就象透过浓密的枫林,看到了稀疏的秋,倾洒在长满青苔的山岩上,仿佛悬浮在树枝间的露珠,滴落在岩石上,青苔边,依恋那些爱的叮咛和纠缠。

忽然,我象有了判断山雾里涌来的是雾还是带露的白云,好象都很完美,但还无法确定,我要的是纯净的你,那柔情的抚摸和那深情的吻。

我象融入到你美丽的氛围里,看到了你的微笑和玫瑰花灿烂的美。

  你象随着一种美丽的想象遁入山中,遁入那密密麻麻的相思里,那些缠绵的林中里,那样的错落有致,相思不断。 就象有一只彩蝶轻飘而至,邀你躺下,沐浴在我美丽的大山中。

此时,闲云在你的头上盘旋,风儿在周身飘荡,我是你美丽的难言想象,你在做一次深呼吸,把美丽的爱馈赠给大自然,把美丽交给我,让世界与我深沉如山,恬静如山,温柔如山。

  我是你雄壮的山脉,在那错落美丽间制造我的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