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许经年一纸殇》许冉冉傅经年全文免费阅读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谁许经年一纸殇》许冉冉傅经年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小雅叹了一口气朝着里间病房走去,关上了房门。 偌大的病房里,再次剩下我们两个人。

傅经年居高临下的站着,缓缓开口。 “许冉冉,听着。

这所医院是我的,若是不想你妹妹的手术出事,出院之后搬来我家,择日结婚!”阮安心背脊一寒,“不!不行!”“为什么不行?许冉冉,你大可反抗试试,行不行!”傅经年狭长的眸中乍现着冷冽的笑意。 我知道失去理智的傅经年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此时他就像是一匹极度压抑的雄狮,若是我再逆他一根毛发,他一定会将我啃噬殆尽!我止不住的浑身筛抖。

我在怕,恐惧像是决堤的河水,汹涌澎湃带着吞噬所有的气势。 我深吸一口气,甘愿的闭上眼睛,道:“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得答应我,绝对不可以对小雅下手!”“好。 ”在医院住了三天。 我便直接住进了傅经年的别墅,而小雅的手术被安排在十天之后,在此之前她需要休养好身子,然后准备移髓。

再之后,和傅经年结婚。 站在偌大的别墅门口,我心思百转五味陈杂。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回到这所城市不过一天,他就找到了我,再用了不到三天就知道了我回来的目的,并且利用这一点将我拿捏的死死。

小雅是我妹妹,她要做手术,而我的骨髓和她又不配对,只能回这所城市来找妈妈,让她配髓。

好在妈妈的骨髓和小雅匹配,只等着钱就位就可以手术。

所以,我缺钱。 “进去啊!”傅经年在我的身后催促一声。 我回过神来,跨步进去。

傅经年的别墅很大,布置的很梦幻。

我上次来,没有仔细看,再次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竟和我曾经在傅经年面前幻想之中的家一模一样。

五年前,傅经年还很穷。

我们窝在出租屋里,我窝在他的怀里,扬着脑袋畅想未来。 “经年。 以后我们有钱了,我要买一个大大的别墅,三层的。

”“里面基调是白色的,挂满了粉色的纱帘,要有米色的大沙发,五十英寸的液晶电视,周末我们就红酒配电影。 ”“要有大大的书房,还要大大的阳光房,可以看书、养花、听音乐。

”“还有,厨房一定要大,你每天都给我做好吃的。

”“卧室也一定要大,卧室里面还得配卫生间,里面有个双人浴缸,可以供我们以后嘿嘿嘿……”“……”傅经年领着我从楼下看到楼上,不自觉的我的眼眶就湿润了。

没有想到,我说的,他都记得,并且都做着。

我的喉头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头低着,几乎看不见表情。 傅经年抱着我在沙发上坐下,伸手抚上我的脸:“这两天,你可以好好感受一下我们的家。 ”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簌簌落下。

顺着他的指尖,落在他的掌心,炙热滚烫。 “好!”我沙哑着嗓子开口。 傅经年将我送回房间,简单的说了一下家用设施便赶去公司。

他现在竟已经是一家年产值数亿亿国际企业的CEO,所以业务繁忙。 我窝在米色的沙发里,握着遥控器,不停地换着台。 一切如梦,让我不敢相信。 小说《谁许经年一纸殇》第3章你大可反抗试试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