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幕后之人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二十六章·幕后之人

章节正文|||||第二十六章·幕后之人颠簸的马车中,安娜神色低沉,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撑在膝盖上。

梅兰妮则是心情不错地叼着不知道哪拿出来的棒棒糖,哼着歌曲。

平静地看向窗外。 天开始暗下来了,夜幕也即将降临于这个世界。 璀璨大道两侧的魔晶路灯被一盏一盏地点亮,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马车道上有些拥挤,各色的豪华马车在排着队等待着进入王都剧院,看来都是些来看木偶剧的有钱人。

安娜的声音稍微有些不安“虽说你们所说的假设的确很有道理,也有这个可能,但是为了做木偶而去shāre:n什么的”安娜低着头犹豫着,眉头几次皱在一起又放松开来。

最终还是她自己点了点头“虽说听起来不怎么令人劝服,但是的确,艺术家的话,脑回路和普通人不一样,不能完全否决这个可能。 ”随后安娜深深地叹了口气,手指关节发出了咔咔的声音。 猛地一怕腿。 “那这样的话,那家伙就很有可能成为傲慢主系的‘罪’是非常危险的存在,我们可能需要向上级请示。 毕竟搞不好,外交关系的处理也是一个问题。

”梅兰妮拍了拍安娜的肩膀,一脸无奈的说道“不论怎样,这只是猜测,不排除也可能是某个我们不知道的丧心病狂的人干出这样的事。 凡事讲证据这一点应该不需要我来教你吧。 ”安娜冷静了下来“是的,证据确凿之前,的确不能杀了他,外交矛盾会很难处理。 虽说帝国和王国近几年关系还行,但是这个木偶大师毕竟名义上是友好访问,要是就这么死在王国,会带来不少的麻烦,除非有足够说服力的证据。 ”斜着眼睛看了看安娜和梅兰妮,冷漠地说道“你们少考虑了一种情况。

他不一定是潜在堕落者,可能他早就是了。

”梅兰妮敲了敲车壁,打断了“不论是怎样,暗部的人已经早就看紧了他了。

至少从现在的情报来讲,他是原生种的可能性比较小,所以不要妄加揣测和行动。

”转过头来,看着梅兰妮的眼睛,严肃地说道“如果是的话,放着不管问题会很大。 大到没人能负责的那种,这里是王都普通的‘罪’就能造成极大的损害,更不用提是重新有了智慧的原生种。

”安娜听了的想法觉得有一定道理,附和道“没错,我也赞成凡事做好最坏的打算。

如果真的是原生种,那么外交关系什么的都是小问题了。

”梅兰妮插着腰看着眼前两个极度谨慎主义者,无奈地说道“那你们能怎么做?”“直接行动。

”“可以先试探一下,如果是的话可能就的确要快速行动了。 ”前者的是的答案,后者的是安娜的答案。

梅兰妮扶住了额头,略微有些头疼,随后点了点头“在这件事上,安娜说的没错,有必要的话我会向佐罗夫大人请示的。 至于你你不能总是抱着这样危险的思维。 ”没有过多地辩解,环抱着手在胸前,平静地说“他是不是原生种是已经既定的现实。 不论去不去找证据结果是一样的。

但随着时间,风险会不断加大。 ”顿了顿继续说道“所以你们的观点是站在尽量避免无辜的牺牲上,但是我的立场站在减小一切可能的风险。 你们的意见或许可以多救一个人,但是会冒着更大的损失的风险。 ”梅兰妮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反驳,就是感觉他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眯着眼问道“这都是谁教你的?”“暗鸦先生说的,于其冒着更大的伤亡风险去维护正义,不如用牺牲换取稳定的和平。 ”不仅是梅兰妮,包括安娜在内车厢里没有人再开口,她们怪异地看向,不禁地低下了自己的头。

想了很久,安娜重新抬起头来“或许你是对的,但是我不同意。

我们凭借证据shāre:n不是为了正义,不是为了减少麻烦,而是为了身为弑罪使面对自己的本心可以问心无愧,弑罪使只会讨伐确实有罪者。 ”没有反驳。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那些在地下竞技场被自己杀死的人。 他们没有过错,他们之所以死是因为自己要讨伐‘罪’,所以按照那里的规矩,为了双方共同的利益,他们要死。

暗鸦当时和自己说过,这是无可避免的牺牲,是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而需要主动做出的损失。

就像壁虎一样,为了活命,壁虎会抛弃尾部做出小的牺牲。

不过今天,安娜却和自己说了另外一个观点。 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无罪之人吗,真的有会问心无愧的人吗。

正义这种可笑的东西,为何还要固执地去遵守呢,反正存在到最后的只有利益不是吗。 别过头去,冷淡地回了一句“随便吧。 ”最终三个人还是坐进了大剧院中,三个人的座位在比较前排的位置,从这里可以更好地看清舞台上发生的一举一动。 令人有些疑惑的是,明明是木偶剧但是舞台却布置的出气的大,按理说木偶剧最大的舞台尺寸也不因该如此。

这样宽敞的布景除非是正经的歌剧或者交响乐演奏要不根本用不上。

场内的布置也是极尽奢侈,每个人的座位都是一个超大号的真皮沙发,可以让人完全躺上去的那种。

坐上去的一瞬间整个人就陷进的那种。 座位前还有一个专供翘脚的小台子,侍者会挨个询问是否需要香槟或者其他饮料,有免费的雪糕和蛋糕还有布丁的甜点。 开场前,有专门的乐团在台上演奏着入场的欢迎乐曲,不是那种喜庆洋洋敲锣打鼓的那种,而是悠扬舒缓的弦乐。

尽管梅兰妮早已被各种吃的和饮品吸引去了注意力,安娜和则是专注地四下观察着这里的地形和室内构造。

貌似舞台的正上方帷幕之后有一个二楼夹层,因该是留做木偶师站立的地方。 舞台左右侧和传统的设计不同,不能直达后台,要是有人要登上舞台必须从台前穿过才能从另一侧楼梯登上。 所有观赏木偶席的宾客都从剧院厅的左侧斜坡入口进场,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指引,对称的另一边也有一个通道,现在没有开放可能是出口。 挨个地观察着每一个入场者,单从穿着就能明白每一个人都不简单。

要不有钱要不有权的那种。 他还看见好几个臃肿的男人左拥右抱一边笑嘻嘻和旁边的女人打情骂俏;也有几个神情严肃,身姿挺拔的像是高层军官的人入座。

虽说只有一瞬间,但是的确看见了两个貌似有些熟悉的身影,一个红色长发的贵妇打扮的女士和一个蓝色长发打扮正式穿着男士礼服的女士。

好像自己在哪里见过,却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打算收回视线,重新审视一下这个舞台,不过他的眼角余光却意外地再次扫视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长着长长的兔耳的少女怯生生地从入口处走了进来。 猛地再次转过头想要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不过却刚好有一个服务员挡在了他的面前。

服务员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怀里抱着一只可爱的白色小猫,猫尾上还系着红色丝带绑的蝴蝶结。

服务员礼貌地问道“您好先生,您是否需要宠物陪看服务呢?放心,这是免费的,如果不喜欢猫我们还有兔子和小型犬类哦。

”着急确认刚才那个身影到底是不是珍妮,其实是不想搭理这个服务员的。 不过,他刚想拒绝,就发现自己和对方怀里的小猫对上了眼,那个像是宝蓝色双眸是那样的吸引人。 雪一样的毛色和可爱的身姿,白猫‘喵’地一声竟然直接就跳进了的怀里,蜷在他的怀里,还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呼噜声。

服务员一时间也有些惊讶,连忙说道“啊,这非常对不起,要是您不”摇了摇头,轻轻地抚摸着小猫,点了点头“可以。

”不过撸了一会儿猫,突然发现自己忘了正事,再次去在人群中寻找时,像是珍妮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皱起了眉头,有些迟疑,不过最终只能安慰自己或许只是长得很像的另一个少女罢了。 这个时候,怀里的小猫惬意地打了个哈欠,翻了过来肚子朝着自己,又突然两只小爪子搭在了的肩膀上。

小猫贴着的脸很近,歪着小脑袋像是在打量着什么,突然间在的额头快速地亲了一口,就又缩了回去。

在的怀里小猫的尾巴轻轻地左右摇摆,不断地在的身上蹭来蹭去,笑眯眯地眯着眼,很开心的样子。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