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易,洛雁全文章节目录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完结版《绝顶相师》是由岱岳峰创作的灵异类小说,主角陈易,洛雁全文章节目录,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你说让我就让啊,你有搜查令吗?不然爷去告你一个,告你一个胡乱执法!”...“什么意思?”洛雁皱着眉头问道,“你准备现在回去?”陈易下了车,指着眼前这所房子,给了她一个意外的答案。

“回去?当然不是,如果没有看错,贼三就在这里!”“这里?”洛雁茫然的看了看周围。

青山为脊,绿水化池,分外祥和。 哪里也没见有大字报,或者其他广而告之的东西写着:此地有贼三!估计这家伙是在瞎掰吧,再说,即使贼三藏在这里,那还有一个技术性问题难以解决!洛雁不屑道:“这里有十几家人家,还没等你一个个搜完,他早就跑了,你是不是就打的这个主意,为找不着人找借口?”他们几次抓捕贼三的行动都以失败而告终,她更是知道这个贼头儿有多么狡猾。

所以见陈易如此轻描淡写就“找”出了贼三的老窝,她由骨子里不相信。

陈易闻言微微苦笑,和公门中人打交道还真是费心思啊,谁能想到这个女人脑子里面有这么多弯弯道道。

“不用挨个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贼三应该就是藏在那里!”陈易指着最边缘的一处房子说道。

“理由?”洛雁的话很简单。 “说了你也不懂!”陈易也充分发挥了语言的精练。 “你!”陈易给出的这个回答,只气的洛雁牙根直痒痒,让她恨不得狠狠给这货两个大耳光子,教教他怎么做人,怎么说话。 “你不说谁能懂?”洛雁几乎从牙缝里逼出这几个字。 陈易看到洛雁这个样子,知道马上要发飙了,不敢再挑逗,于是就把卦意用她能明白的话说了一遍。 “这里有十几户人家,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贼三一定藏在那处宅子里?”洛雁怒气稍微平复一些,把最大的疑问平抛了出来。 “看到那片坟地了吗?正位于这所房子的东北丑门”,陈易指了指那几个扎眼的坟头。

“在风水中丑门关乎牢狱凶犯,一处宅子若是丑门出问题,那宅子的主人必犯凶盗,且会有牢狱之灾,坟墓也称阴宅,与阳宅天性相克,是大忌,又正位于它的丑门之处,这家人绝对有问题。 ”“你有几分把握?”“我说有十分你信吗?”“不信!”“不信你还问?是不是胡说,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有时候人说真话还没人相信,尤其对于陈易来说,这种现象更加严重。 现代社会,大部分人都把风水卜术当成骗人的把戏。

而少部分相信的,也基本上都被那些所谓的“大师”“专家”骗过,造成本就处境艰难的风水卜术一脉,更加边缘化。

洛雁考虑片刻,没有通知后面几百米外跟着的警察,而是直接上去敲门。 陈易自然知道洛雁是什么意思,但也只能无奈的看着。

不多时,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语气不善。

“我是警察!”洛雁亮出证件。 “警察?”黄毛心里“咯噔”一下。

师父刚刚发了笔大财,这么快就有警察找上门来了,难不成一向高明,耍的警察团团转的师父,这次失手了?贼三是黄毛的恩人,五年前他和哥哥还是街上的小混混,在一次冲突中,两人被人追打,是偶然路过的贼三将两人救下,并传授“神偷绝技”。

这几年来,黄毛一直跟着师父吃香的喝辣的,即使几次险些落网,但也是有惊无险,被贼三化险为夷。 一年前,哥哥不知为何突然失踪,再无音讯,这让黄毛把贼三更是当成唯一的亲人。 现如今警察找上门来,肯定不是善茬,他这个做弟子的自然要为师父做点事情。

不然以后传出去一个“卖师求荣”的名号,他也就不用在行内混了。

黄毛脸上慌乱神情一闪即逝,心中打定主意,立刻拦在洛雁身前,高声嚷道:“警察就牛逼啊?不就是穿了一身能到处咬人的狗皮吗?”他的声音很高,一个目的是给自己壮胆,另一个则是给屋里面的师父和师兄弟们一个提醒——警察来了!“让开!”洛雁怒气冲天。 任谁被无缘无故骂上一顿,也不会舒服,更别提是对自己职业,对自己信仰的侮辱了!但这又能如何,骂人又不犯法。 “你说让我就让啊,你有搜查令吗?不然爷去告你一个,告你一个胡乱执法!”黄毛本来想说出一个律法中的专有名词,可无奈文化太少,搜肠刮肚就想着这么一个“胡乱执法”来。

洛雁一时为难起来,出来的太过匆忙并没有带搜查令。

没有搜查令,按照规定是不能强行搜查的。

除非有特殊紧急状况,可以事后再补,但她没有这个打算。

总不能因为陈易一句话就去强行搜查吧,这样一来,事后还要申请,报备,做出书面解释,非常麻烦。

尽管对黄毛很恼怒,但她的心里面已经有了退让的打算。 陈易是什么人,风水街赫赫有名的大忽悠,接触的三教九流海了去了,看人一看一个准儿,不然也枉称“忽悠”这个名号。

黄毛一出来,他就知道这小子心里面有鬼,再加上刚才的风水论断,心中有八九分把握贼三就藏在屋里面。

同样,洛雁这短短的一瞬间犹豫,他也知道她里面想的什么。

半途而废可不是他的风格,既然洛雁拿不定主意,那他就要上前推一把。

“我让你不让!”陈易从后面一步跨出,抓住黄毛的手臂,用力一拧,就把他按在地上。

“哎呦,哎呦,手断了,您轻点,我错了还不行吗?”黄毛嘴里面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你干什么?”直到这时洛雁才反应过来,不由惊怒交加的看着陈易。 “他拦着咱不让进去,肯定里面有鬼!”陈易一副冲动的愣头青模样。

“没有证据,你也不能动手打人啊?”“在警局你不也是没有证据,就动手打我?”陈易说的很委屈,却让洛雁无话可说,只能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拿起对讲机,向后面跟进的警察发了个信号,要求立即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