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不是你亲生的,能长得这么漂亮吗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我要不是你亲生的,能长得这么漂亮吗

那年冬天,他用自己的棉衣把那个女娃裹回家里,这个女娃娃,随他的姓,叫金宝。

金宝6岁了,和村子里的孩子吵架时,其他孩子骂她:金宝丢丢,没有爹娘。 她大声辩驳,我有爹娘。

孩子们嬉笑着跑开,你爹不是你亲爹,你娘也不是你亲娘。 她擦着眼泪问他。 他说,你看,你大哥叫金石,你二哥叫金锁,只有你叫金宝,为啥因为你是爹的宝贝疙瘩。 说着抱起她一起照镜子。

要不是亲爹,你能长得这么漂亮吗她破涕为笑。

金宝7岁那年,爹和娘为了让不让她上学而发生争吵。 家里已经供了两个哥哥,没有钱再交金宝的学费。

爹打算出去借,娘挡在门前,他用力把娘推倒在地,在娘的哭声中,挨家换户地借到了钱。

一天,她放学回家,家里坐着两位衣着光鲜的城里人。

城里女人一见到她,就奔过来拥住她,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她挣脱出来,藏在爹背后。

爹把她拉过来,金宝,他们才是你亲爹娘。

跟他们回城里,那才是你的家。

她被城里男人抱上了那辆小轿车,她拼命挣扎,爹,我要不是你亲生的,能长得这么漂亮吗爹……她进了城,住进了楼房,也改了名字,叫杨阳。

金宝的亲生父母留下一万块钱算是抚养费,他把那钱收好,说必须还给他们,让他们用这钱供金宝读大学。 他进城,找到了金宝现在的家。

金宝看到他,冲过来抱住他,爹,金宝想你啊!爹把钱强行塞给她亲生父母,说,拿这钱供金宝读书,让她做个有出息的人。 然后狠心地甩开金宝,跑开了。 他总是进城,偷偷地看上一眼金宝,金宝并不知道……26岁的杨阳在市医院工作,是药剂室的一名医生。

那天,她像以往一样从窗口接过药方,那药方上写着的名字是:金胜利。 她微微一怔。

抬头,窗口外是熟悉的面庞。

药方上写着氨酚待因两盒。

她取药的手止不住地抖。

这是一种抵抗癌症疼痛或大手术后疼痛的强效镇痛药。

她打了电话给开药方的医生,对方说出三个字:食道癌。 她走过去时,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 他正在大厅里用自带的水吃药,看了看依旧戴着口罩的她,并来认出,低下头,把自己的药盒揣进口袋,起身准备离开。 她一步步跟出去,在医院门外,她终于喊了声爹,声音哽咽,却坚定,我要不是你亲生的,能长得这么漂亮吗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没有回头,浑浊的泪从眼中滚落。 能够对他说这句话的,除了他的金宝,还能有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