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皇太子的答卷(下)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三百二十五章 皇太子的答卷(下)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这段时间以来,弘文天子很忙,除了例行的朝会,听听权臣们真假难辨的奏章外,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修为上。

天子修炼的心法很霸道,是大周武朝的时候,林家先祖成圣后创立的修行功法。

名为大道盘龙决。

也是因为其中的龙字,让林家子嗣,誓要称称大周武朝的斤两,从世家成为天家,期间付出了几代人的努力。

然而,霸道的功法往往都有致命的缺陷,大道盘龙决可以让修炼的人强行摄取天地间的才气。

无需什么诗词文章,简单粗暴的掠夺,只要才宫与气府能够承受的住,可以无限制的掠夺。 但结果就是境界暴增下,达到大儒巅峰后,会突然出现突破的征兆。

这本来是好事。 突破,便能够成就一代圣王,彻底超脱世俗。 但突破失败,就会跟历代大夏天子一样,以寻找突破的机缘离开皇宫,从此……再也没有出现。

也就是道消身殒。 “朕的皇儿还小,在朝堂上毫无根基,单凭吴亚斌一人够吗?”弘文天子盘腿坐练功房内,眉头紧锁间,有着一抹化不开的忧愁之色。 大夏江山以前是开拓的时代,到了他的手上,却成了守成的大势。

很不甘心,但却没有办法。

王公贵爵,文豪世家,权臣们,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生养息,底蕴已经深厚的可怕。 朝堂中的势力盘根错节,要不是这些年锦衣卫的苦苦支撑,恐怕他这个天子的权利都要被架空。 如今,似乎大夏皇族更多的只是一种象征性,对普通人震慑力强大。 但对这些门阀巨擘来说,并非那么可怕。 “若朕能够突破境界,成为圣王……朕何必担忧这些?”弘文天子没办法沉下心思。 修炼就更加没有效果了。

便在这时,练功房外,大太监刘靖的声音响了起来:“陛下,皇太子入宫来了,要见陛下,皇后娘娘正在殿中等待陛下过去……”“朕的皇儿来了?”弘文天子眉宇间的忧色化去,脸上浮现出笑容,离开练功房后,在大太监刘靖的伺候下,换了身宽松的便服。 刚进来,弘文天子就看到太子林宇,似乎在给皇后讲什么故事,神色认真,皇后也听的入迷。

弘文天子很欣慰的看着这一幕,没有打扰。 但皇后却似乎心有所感,看到了进入殿中的弘文天子,连忙对林宇说道:“你父皇来了。

”林宇本来正在跟皇后讲故事,将的是西游记的一个小桥段,孙悟空大闹天宫。 林宇认为这段很精彩,反抗天庭的种种不满。

这种书对君主王朝来说,很诛心,但大夏并不封建,只要你有强大的实力,也可以学学孙悟空来称称大夏的斤两。

成则王,败则寇。 时代大抵都是如此。 所以别看林宇过的很潇洒惬意,他心里背负的东西多着呢,不这么努力的话,大夏怕是早晚会易主。 “父皇!”林宇站起身朝着弘文天子躬身揖礼。 “哈哈,让父皇看看。

”弘文天子已经有二十多天没见过林宇,摸着林宇的头,笑道:“皇儿长高了不少。 ”林宇起初有点不习惯,但手掌上传来的温暖,却让他内心宁静无比。 前世也就老院长会这么亲切的对他。

“这么晚回宫,是想父皇跟你母后了?要不,今晚就在宫中住下吧,明天随朕一起上朝?”弘文天子坐下,并让林宇也跟着旁边坐下。 林宇有点不习惯这种氛围,天子的家庭会议,搞得跟三方会谈一样。 “儿臣很忙的,就不上朝凑热闹的,这次儿臣回宫,是想送点礼物给父皇……”林宇现在只想搞钱,跟吸收才华以及修炼道德经,上朝干什么?难道又要大骂哪位大学士,误国误君?很浪费口水的。 “哦?皇儿有心了,要给朕送什么礼物?难道又鼓捣出了新鲜的东西?”弘文天子笑了笑,他知道林宇鼓捣出的象棋,如今在京师也非常风靡。

翰林院中的棋待诏国手,也都在研究这个,似乎还有所突破。 还嚷嚷着要去找象棋的创始人争个高低。 “父皇看看就知道了……”林宇神秘一笑,拍了拍手,顿时,东宫的侍卫们便抬进了一百口沉甸甸的大箱子。

弘文天子龙颜一震,眼中泛着一抹惊奇的光芒,就连曹皇后也是惊讶不已。

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但很快,弘文天子的眉头便是微微皱了起来,说道:“朕听朝堂里的百官说起,皇儿将京师酒楼改名为天上人间,是个变相的青楼……”“二十多天,赚个几十万两银子,差不多能够维持支出,也好,朕今后就不用贴银子进去了,呵呵……”弘文天子多少有点失望。 若要实行收费,是完全可以不用内库贴银子进去,可是皇太子似乎并没有做的更好。 “胡说,父皇,朝堂里百官的话很失实啊,儿臣不过是让几个花魁过来帮帮忙,里面可没有青楼里的那些勾当……”林宇很想撕烂那些朝臣的嘴,太侮辱人了这事。

本太子像是要开青楼的人吗?林宇也不拐弯抹角,正色道:“父皇,儿臣能力有限,没办法替父皇赚更多的钱,今天京师酒楼革新后,开业的第一天,儿臣也才赚了二百七十多万两银子……”“儿臣没有开放入住,不然的话,多少也有三百多万两银子。 ”“儿臣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本来打算一个月后,抬个五千两现银进宫,但担心东宫侍卫不够人手,所以也就今天先送点过来。 ”“这是一百万两银子,儿臣的一点小心意,望父皇收下,可充入内库……”林宇站起身躬身揖礼道,嘴角扬起一抹细微的弧度。 “皇……皇儿说什么?一……一天二百七十多万两?现银?”咕咚!弘文天子的眼中,此刻满是深深的震撼,为了吸纳天下人杰,他以往每个月从内库拿出五十万两银子填进去,都还不够。

也曾想过收点银子,让京师酒楼自个维持运转。

但总觉得,堂堂大夏天子连五十万两都吝啬,传出去,天家颜面何存?但现在,皇太子说,京师酒楼革新后,今天开业,进项二百七十多万两现银……一个月的话,那岂不是将近一亿的现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