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难民危机撕扯欧洲之“裂”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叙利亚难民危机撕扯欧洲之“裂”

  原标题:难民危机撕扯欧洲之裂  长江商报消息离别就是一部分的死亡,这是一句法国的谚语。 而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要从一张说起。

  2015年9月3日,欧洲各大报纸头条都刊载了一幅照片:一名3岁的叙利亚小难民,面朝下趴在沙滩上,仿佛睡着了。 男孩名叫艾兰·库尔迪,头一天因偷渡船只超载翻沉而溺亡,尸体随后漂到土耳其海滩。

  像艾兰·库尔迪一样葬身大海的难民有数千人。 自2015年年初起,100多万名西亚北非难民疯狂涌入欧洲,这场自二战以来规模最大的难民危机对欧洲形成严重冲击,相关国家就难民安置问题争执不下,相互推诿。

难民潮正持续冲击着欧洲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稳定,更拷问着欧洲和欧盟精神。   从这些难民的来源可以追寻此次难民危机产生的根源。

欧盟统计局最近发布数据显示,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为申请避难者的3大来源地,而且几乎每3名申请避难者中就有一名来自叙利亚。   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推行新干涉主义,以反恐为名,强行介入中东地区等国家内部事务,向这些国家推广所谓的民主、人权等价值观。   2011年前后,中东版颜色革命爆发。 从突尼斯到埃及,从利比亚到叙利亚,一些人走上街头,要求西式民主。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更是打着人道主义旗号,对叙利亚等国的合法政府动辄制裁,对别国内政横加干涉,培植西方利益代理人,推动当地政权更迭。

  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突尼斯、埃及……这些国家要么遭到军事打击、干预、占领,要么遭受政治改造、政权重建。   然而,西方的干预及其支持的颜色革命,不但没让这些国家收获民主改造的果实,反而使它们陷入无休止的混乱,政局持续动荡、经济不断恶化、教派和部族冲突愈演愈烈,最终引发涌向欧洲的难民潮。

  美国凯托学会防务与外交问题高级研究员特德·卡彭特认为,大多数难民来自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和利比亚,这并不是巧合,这些国家具有一个相同的特点,它们是美国领导下的政权颠覆目标。

卡彭特指出:美国的政策打乱了这些国家的社会秩序,引发了当下的难民潮乱局。

  岁末,传来了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有关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决议的消息,饱受战乱之苦的叙利亚难民似乎看到了希望。 2016年1月,叙利亚各派正式和谈也有望在联合国的斡旋下开展;欧盟加大对非洲地区发展的支持,并与土耳其签署协议进一步解决难民危机。

  许多难民对新的一年充满憧憬,希望叙利亚各派以国家利益为重,在联合国主导下尽快实现停火,坐到谈判桌前举行对话,共同启动政治解决危机的进程,以便使难民早日返回祖国,来年能在自己家中过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