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补学校户外教育缺失,不能光靠一两个“硬核”老师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弥补学校户外教育缺失,不能光靠一两个“硬核”老师

  山西朔州一位班主任老师兰会云,因为高考后兑现承诺带全班学生到网吧包夜在网络走红,随后又带领11名学生从山西骑行至上海,历时17天途径5个省份共计1800公里,消息称近日已成功返回。

  在没有人为这些行为支付工资的前提下,他的举动引来网友纷纷点赞,“有这样的老师真幸运”“有担当的老师”“又是别人家的老师”……这位堪称“硬核”的班主任带学生骑行,以社会为课堂,用途中经历为学生上了高中生活的最后一课,体现了老师的责任和担当。

而网友的叫好声背后,也暴露出当前教育环境下学生户外教育的缺失。

  学校教育原应课堂与户外并重,教学不仅是教室课堂上知识的授予,也包括为学生提供课堂之外与社会相处的示范。

在发达国家,集体徒步、露营、体育活动等户外教育是学校教育的重要内容,日本、韩国的学生经常在冰天雪地里开展户外体验活动。 与其相比,我们的许多学校为了规避户外教育的安全风险,普遍存在削减户外活动现象,不要说走到校外,就连操场也成了禁地。 一方面,削减户外活动导致学生过于娇弱,缺乏坚持、勇敢、团结等必要的精神历练,不利于其全面发展。

另一方面,削减户外活动并没有将学生置于安全的港湾。 学生的户外活动需求不会因为学校的压缩而降低,如果平时缺乏相关学习,仓促从事此类活动会带来极大的安全风险。   我们在为兰会云老师点赞的同时,也要看到其中的安全风险。 学校作为户外教育的责任主体,应当有所反思。

有组织性地增加学生户外活动教育时间,并配备相关安全保障和保险措施,才是学生户外教育的正确打开方式,也是让“别人家的老师”变成“自己家的老师”的正解。 (郭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