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会议"凭心情" 有令不行的任性局长栽了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出席会议"凭心情" 有令不行的任性局长栽了

“没有被任命为县委书记,县长职务也没保住,感觉前途一片渺茫。 我带着对组织极不理解、甚至埋怨的情绪,走上了市林业局局长的工作岗位……”这是曾任山西省临猗县县长、山西省林业局党组书记、局长的刚在忏悔书上写下的句子。

2019年1月,刚因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现已查明,其担任临猗县县长期间,涉嫌职务犯罪,为他人在承揽工程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等。

特别是担任林业局党组书记、局长后,心态失衡的他开始放纵自己,不思进取、得过且过,阳奉阴违、自行其是,对中央的决策部署消极应付、有令不行,最终将自己推向了党纪国法的对立面,值得人们深思。 山西省运城市以李建刚案例为鉴开展全市巡回警示教育活动,图为市纪委监委驻市政府办纪检监察组会场。 (资料图片)出席会议“凭心情”,不顾大事要事“今天下午,咱们紧急召开一个党组扩大会议,研究关于两位同志申报初级技术职务评定事宜。

”“今天开局务扩大会议,研究关于订阅公安业务丛书的事宜。

”这是曾经在山西省运城市林业局党组会、局务会上出现的两个奇怪的“小议题”。 照理说,这样的事情完全用不着放在局党组会、局务会上研究,而李建刚却为此忙得不亦乐乎。 对工作如此“重视”,是李建刚负责任的表现吗?在重要事项上,他的表现却恰恰相反。

2017年9月12日,山西省召开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座谈会,明确要求各市林业局长参加。 李建刚却以“不愿开展此项工作”为由未去参会,单位也没有对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贯彻落实作出任何安排部署。

这样的情况绝非偶然。

2018年6月,为纪念三北防护林工程建设40周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组织开展了“走进中国林业,外国使节看三北”考察活动。 作为此次考察的重要一站,运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主要领导亲自会见考察团和外国使节。 可是,此项活动的承办部门市林业局的负责人李建刚不仅拒不参加现场观摩活动,相关重要会议也无故缺席,造成不良影响。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上半年,李建刚就主持召开了32次局务会议和党组会议,共涉及220个议题,其中很多属于办公设备购置、办公用品购买、车辆维修保养等按照正常审批程序就可以直接拍板决策的事项。 表面上看,李建刚是充分发扬民主、严格按照程序决策,实际上则是用“走程序”来“推责任”,导致大量有效的工作时间浪费在繁琐的审批程序上。 “小事开会研究,看似重视,实则是以集体决策为名逃避个人责任。

相反,在贯彻落实上级重大决策部署上,李建刚却无动于衷、消极应付,甚至连一次专题会议都没有召开过。 ”调查人员表示。

我行我素不担当,消极应付工作李建刚口口声声“四个意识”“两个维护”,背地里却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上级决策部署不贯彻、不落实,公然与党中央及山西省委、运城市委的决策部署“顶牛”。

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是党中央、国务院的一项重要决策部署。

自2016年起,运城市政府连续三年都把此项改革列为林业部门必须推进的重点工作。

然而,李建刚对此置若罔闻、熟视无睹,连一次专题会议都没有召开过,甚至在工作人员已经做好调查摸底等相关基础工作、多次请示汇报的情况下,仍然振振有词:“这项工作容易引发争议,我们宁可被上级通报,也不积极推动。 ”污染防治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三大攻坚战之一。

2017年10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及省委省政府环保督察组向运城市反馈了53项涉及自然保护区的违法建设问题。 运城市委明确市林业局作为整改牵头责任单位,并明确了整改期限。

但李建刚对环保督察发现问题的整改工作漠不关心,不研究分析和制定切实有效的解决措施,也不参加全市整改工作会议,将工作安排给分管副职后便不闻不问,致使整改工作严重滞后。

2016年7月,山西省林业厅将中央森林重点火险区综合治理二期工程建设项目的预算内投资资金下拨运城市。 由于项目所在地的县级政府项目配套资金不到位、建设手续不完善等原因,项目迟迟无法开工。

在省林业厅反复督促市林业局协调解决问题后,作为运城市项目领导组组长的李建刚仅仅是安排单位人员连续多次函告相关县政府,既未亲自出面解决,也未请示市政府相关领导协调沟通,只保留邮递函件凭证,以证明工作尽到了责任。 此后,项目因推进不力流产,1347万项目资金被省林业厅收回并调整到其他市,而运城市森林防火硬件建设滞后的现状至今仍未改善。

主政市林业局期间,李建刚怕麻烦、图省心,刻意回避矛盾,把运城市委倡导的选人用人“五看”机制、“五个导向”等要求抛之脑后。

运城市林业研究所是市林业局下属全额事业单位,早在2016年就已经通过了编制部门批复,单位内许多同志希望能早日进入工作岗位,在干果经济林和特种经济林良种选育等方面大显身手、建功立业。 但李建刚担心引发新旧矛盾,迟迟不进行人员调整,致使市林业研究所长达两年多时间内有编无人,极大挫伤了大家的积极性,相关工作也停滞不前。 最终,该研究所编制被撤销。

“李建刚在工作中遇到问题绕着走,碰到矛盾躲着走,看见难点低头走,严重贻误党的事业发展、严重损害群众利益、严重破坏党和政府形象,影响极为恶劣、教训极其深刻。

”运城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胆大妄为不收敛,纪法底线全失守在李建刚心里,虽然同为县处级干部岗位,但是“县长显然比市林业局局长更重要”。

从县长被调整为市林业局局长,是动了自己碗里的“奶酪”。 调岗后,“心里有气”“埋怨组织”的李建刚频频违反政治纪律,拒不执行党中央确定的大政方针,拒绝省委、市委重大工作安排,认为“只有不作为才能显示自己的脾气,才能报复上级的‘不知人善任’”。

一心想着以不作为向组织“叫板”,李建刚精神状态萎靡、担当意识衰退。

“运城各地林权林地权属确认矛盾纠纷比较大,我担心引发老矛盾,诱发新矛盾,没有积极地主动地想办法去破解这个难题。

”李建刚在忏悔书中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