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放任无疑就是粗俗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过分放任无疑就是粗俗

  地铁上有一幕,爷爷带着孙儿和奶奶带着孙女对坐在地体两侧座位上,孩子们坐在爷爷和奶奶身上。

孙女安安静静地吃着零食,孙儿手上的塑料袋中装着山楂糕,急匆匆地拿给孙女炫耀,爷爷及时制止,口中嘟囔:“我们不可以在地铁上吃东西的”。

我和奶奶中间间隔了一位乘客,我则默默地继续观察他们。 随后不知道奶奶对孙儿说了些什么,紧接着在不安静的地铁上响起孙儿的声音:“你是个大胖子,你是个大胖子……”。

  在他们四人前前后后上车的过程中我有观察,奶奶确实不算瘦,从他们的对话和动作可以猜出奶奶的教育观念和方式有问题,孙儿所受到的熏陶也是不敢恭维。

  爷爷旁边坐着一位老爷爷,从装扮和容颜也观察出他的年龄不小,但从他的神韵能觉察到他的意气风发和素日身体保养。

但他的做法我却是不大赞成,只是能够理解。

  老爷爷一个劲儿地捶打身体的关节部分,但动作幅度和频次夸张得能够吸引座位两边和没有玩手机的乘客目光。

我则位于他的斜右方,默默注视着这一切,脑海里各种思考接踵而来。   很多时候,表面上的教育并不是深入骨髓的教养,就像爷爷和孙子;更多时候,看上去的安静并不是真正地文静素养,好比挨着奶奶的孙女;甚至,表面上的爱好与努力,并不是真真切切的喜欢与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