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话不喝酒说出来更珍贵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有些话不喝酒说出来更珍贵

  昨天小歪发来一句微博上骚情话,一眼看完,稍不留神就把我戳穿,如果不控制点儿,我能直接坐在办公室里哭,那句话是:“抱歉我好像很久没联系你了,因为我最近一直都没机会喝醉。 ”  我其实已经过了借酒说真心话的年纪,但喝完酒那份短暂的“不负责任”期实在是太诱人,对你说我好想你的是那个喝醉酒没有理智的我,清醒的我可不负责。   让人局促的不是年龄增大,而是随着年龄一同增加的理性。 我们羡慕17,18岁的青春,因为他们大可以放纵自己感性的一面,爱就去爱了,受伤了也毫不犹豫地往自己伤口撒盐,眼神坚定,痛而痛快。   大部分成年人已经不可以这样,理性逐渐强大,即使浪漫寂静的午夜,感性也已经无法战胜理性。   天气很好的那天,晚上11点多天还是蓝的,路过一个大学宿舍外面的夜宵摊,一群大学生酒意正浓,玩真心话大冒险,当时好像是都在起哄一个满脸通红,醉到脸上只有一张傻笑脸的男生。

  “打给她表白!打给她表白!”他的朋友们音调逐渐升高,那个男孩儿拿着手机傻乐,假装拒绝后手机拨通电话,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就憋着那股劲儿,那男孩儿突然大声说了句:xxx,我喜欢你!  然后他就吐了,他身边的朋友们依旧在起哄欢呼,借着酒劲儿,把憋在心里迟迟不敢说得话说出来就舒服了吧,管她接受还是拒绝呢,至少说出来了。   真好啊,有可以让酒精去放大感性的权利,曾经我也干过这种事儿,把自己喝醉,然后哭着打字告诉对方,你最好永远都不要理我,我一定会努力忘记你。   醒来后嘴唇上是干掉的红酒渍,眼睛肿到像刚割过双眼皮,手机空空如也,自己也知道在发完信息后把一切都删了,假装这场闹剧没有发生过。   那一刻酒精把我所有的痛苦化成愤怒,最后又转化成新的痛苦,它没有给我勇气,那一刻只是在推着我走,打出来的字也不是我想说的,我想说的其实是我想你。

  借着酒劲儿说出来的话,不一定是真心话,但那些真心话,不喝酒说出来,更显珍贵。

  虽然我写文章,但我并不是一个好的表达者,在感情里,我会变成一个哑巴,或者是一个混乱的播音器。   很多很多话,在那一刻什么都说不出来,记忆里我好像听到过好几“你想要什么?”这个问题,我从来都没有正面回答过,嘟嘟囔囔,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让人急眼。

  后知后觉地现在觉得自己可以面对面地说出那些心里话,可以直面回答那些被问的问题,但不可以,我不能这样的理性死死控制着自己。 就算是酒精加入其中,那样的场面虽然希望它发生,但最后都会止在让成年人更理性的一句“算了”上。

  我怀念那段感性充满自由的日子,但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不需要借助任何手段,酒精也好,撒谎也好,可以清醒自如地告诉自己爱的人,我爱你,我想你。

  也许在未来的某个夜晚,一个成年人终于情绪失控,她把自己喝到烂醉,她紧握着手机,她疯狂地想念着某个人,发送键迟迟按不下去,输入框里的那句话,希望你先说给她听。

  插图/《一日情人》  头图/网络  「今晚22:22的报时员」文章标题:有些话不喝酒说出来更珍贵文章地址: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