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得尘上月,临溪作钓钩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借得尘上月,临溪作钓钩

借得尘上月,临溪作钓钩字体:、、  紫陌,刹那惊雪。 眨眼间,物是人非,云水经年。

此时,与其唉声叹气,垂泪祭奠,不如,倚熏风,就轩窗,看攀爬中的绿萝用气喘吁吁,终换得冉冉;看青花瓷盆里的马蹄莲赊一缕春风,细绘诗意蹁跹;看花架上的吊兰,弯枝叶作钩,钓一轮风月……    就这样,很多世事,渐渐在瓶梅清风的过往中,消散,如雾,如尘,如烟。

那些搁浅在心岸的苦或痛,也乘着轻皱水面的暮舟,在江枫渔火对皎月的傍晚,向远,不见,恍然间,一切的发生与未发生,痛过与未痛,恨过与未恨一样,次第化作心湄柳叶,岸芷汀兰……    细而一想,生命莞尔,纸短情长。 我们何不让痛开出快乐花,让爱结出甜美果,让世事最终的结束,都绕开悠折眉弯的蹉跎?正如,一切的告别就是为了更好的相聚,一切的停止是为了更好的出征那般洒脱。     当然,走过平湖秋月,岁月山河,你所有的遇见不一定全都是你的祈念。

且看,很多时候,启程时的笑逐颜开,到最后迎来的却是风霜满面;很多时候,初心中的春暖花开,到最后迎接的却是落英缤纷;很多时候,期盼中应是梅英落尽,柳眼初开,未曾想最后,展现在眼前的却是,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     在理想与,快乐与苦痛、拥有与失去之间,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是进,还是退?是哭,还是笑?是心醉,还是心累?这可是个未知数。 不过,缓行岁月,你会发现,你是以清风击缶,静心浅安的姿态轻扣心门,还是愁眉紧锁,风霜扑面,唤西风入眉弯?这可在心之一念中酝酿,发酵,熬制……    佛曰:一念花开,一念花落。 的确,如若,花开指尖,清香袅袅,眉山自有明月一弯;若是,花落眼帘,落英成冢,心田自是难起长风皓月。

此时,身安,心安。 心安,禅起。 禅起,心远……    突然间,想起曾经在港剧《谈判高手》中看过的一幕:在谈判过程,哥哥为了劝弟弟而意外从楼顶摔下,虽然没有死,可是却失去了一条腿,哥哥陷入绝望,但自杀未遂。 后来,哥哥的朋友为了让他心情平复,把其带到了一个村子。

那村里,有一个得了癌症的老伯,每天都在画,画面上是一个太阳在天边,露出半张脸,闪着金色光芒,映着周围的山,看上去很美。 若问:画面是日出,还是日落,我想,这就得看看画人的心绪——一念生活有味,一念万事蹉跎。

生活都是双面的,是幸福萦绕指尖,还是苦痛翻作泪千叠,全在你站的角度与选择。

    生活本苦,就像春意正浓时,你的心枝却被剪掉了一片绿色。 此时,与其埋怨,不如,轻捻内心的苦闷,折叠崖冷水寒的心脉,压干成诗笺中的叶蝶。 同样,生活中的笑,不也像那若隐若现,若即若离的烟,你在乎时,烟敛云收,笑意爬上脸颊,漠视时,哪来微笑惹高林千山?    如此,想开去:  骀荡春风不解愁,浮生一梦忘烦忧。

  借得半弯尘上月,弄石临溪作钓钩?  (文/*闲坐等清风*)  首发读文斋:http:///wenwz/  读文斋评分:分  作者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