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八位文人的书斋对联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中国古代八位文人的书斋对联

、蒲松龄、陆游、诸葛亮、郑板桥、徐文长、金声、王夫之这八位文人大家的书斋对联分别是什么?托物言志,他们都对自己有着怎样的期许呢?一起欣赏吧!书斋,也就是书房,是中国文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他们在这里藏书,在这里读书,在这里思索,在这里写作。 同时,也将书斋看成一种精神的寄托,为书斋命名、为书斋题写对联,来表明志向,寄托情怀,勉励自我。

1、苏轼: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 据说,苏轼年少时,在父亲苏洵的教导下,博览群书,知识丰富,常常受到夸赞。

他就有些骄傲,写了这样一副对联挂在自己书房: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

父亲苏洵一日来到他的书房,看见对联,暗叹儿子如此不谦虚。 于是,找来几本文辞深奥的古书让苏轼看。 苏轼翻开书却发现书上的字他有很多不认得,更不要说理解了,心中十分惭愧。 于是,将联语各加了两个字,成了: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 以此激励自己虚心向学。 2、蒲松龄: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蒲松龄一生热衷于科举,但始终不得志,在他屡试不第之际,他写下这样一副自勉联悬于书斋之上: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这副对联运用了多个典故,意在说明有志向的人、苦心人,最终都会成功、不会被辜负,勉励自己要有恒心有毅力。

这副对联的作者究竟是谁尚有争议,清代吴恭亨的《对联话》记载明末金正希曾题过一副书室对联: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定吞吴。

不过无论作者是谁,这副对联的自我勉励是无疑的。 3、陆游: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陆游的书斋名叫老学庵,陆游的许多作品都以此命名,如笔记《老学庵笔记》、《老学庵》等。

在诗《题老学庵壁》中,陆游写道:此生生计愈萧然,架竹苫茅只数椽。 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太平民乐无愁叹,衰老形枯少睡眠。

唤得南村跛童子,煎茶扫地亦随缘。 其中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这一联,就被陆游作为其书房的自题联。 万卷极言书的数量之多;古今暗指书的内容之广。

在这么多书籍的包围之中,专心致志读书,竟不知黄昏晨晓,暗送了岁月年华。

4、诸葛亮: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

诸葛亮的草庐当年题写了什么对联,我们已然不可探知。

不过在罗贯中的《》中,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副对联: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

这副对联,其实出自诸葛亮给其子诸葛瞻的《诫子书》中的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意思是说,做不到恬淡寡欲就不能表明志向,做不到平和宁静就不能实现远大理想。

这封诫子书的主旨,在于劝勉儿子励志勤学,养性要从淡泊宁静中下功夫,最忌怠惰险躁。 也可以看作是诸葛亮自身的一个感悟。

而罗贯中用此言作为中诸葛亮草庐的对联,也是符合诸葛亮其人的,也能表现诸葛亮的隐逸之气与名士之风。 5、郑板桥:咬住几句有用书,可以充饥;养成数竿新生竹,直似儿孙。 郑板桥爱竹,人尽皆知,他一生赏竹、画竹、咏竹,与竹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曾自题书斋联为:咬住几句有用书,可以充饥;养成数竿新生竹,直似儿孙。 这副对联,上联写读书可以充饥,下联则写养竹好比养儿。

对于郑板桥来说,竹子的确是可以比作儿孙的,他曾在他所画的墨竹图上题诗,有一句就说爱竹总如教子弟,数番剪削又扶持,生动地表现了他对竹精心修剪百般呵护。 书斋的这副对联,既有着对书籍的热切,也有着对竹的热爱,正是他的画像。

6、徐文长: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 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是明代文人徐渭徐文长绍兴旧居青藤书屋的楹联。

徐渭此人能写能画、能诗能文,他的大写意泼墨画法,对明清以至民国的绘画都产生了巨大影响,比如郑板桥、吴昌硕、齐白石都深受其影响。 但他的人生却颇不得志,晚年落破潦倒。 他曾画过一幅《青藤书屋图》,上面题写了这副对联。

上联说自己住着几间破屋子,自我嘲笑,下联说自己说话口音不纯,暗指与社会的格格不入。 7、金声:穷已彻骨,尚有一分生涯,饿死不如读书;学未惬心,正须百般磨炼,文通即是运通。

明朝末年崇祯进士金声,在未达时,极其贫困,他曾自撰书斋联曰:穷已彻骨,尚有一分生涯,饿死不如读书;学未惬心,正须百般磨炼,文通即是运通。 上联说自己虽然已经穷困潦倒到这般地步,但只要活着,宁可饿死也要读书。 下联则说自己所学尚不够,还需要百般的磨炼,通达文学便能运转灵活。 这既是不折不挠的自励自勉,也是不惧艰难的顽强之气。 8、王夫之: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 王夫之是明末清初思想家,晚年隐居衡阳石船山麓,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从事学术研究,并由此而展开对整个传统文化的总结、批判工作。

五十岁时,王夫之在自己所居的观生堂题写了这一副对联: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

这一副对联,表明了他凛然大义的崇高气节,以及对中华传统文化继往开来的责任感,也体现了王夫之致力于经世致用、努力使先贤典籍在新的时代获得新的生命。

由这一副对联,可以看出王夫之思想创作之内在动力,更可以看出他宏伟而深沉的文化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