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王八之气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王八之气

“你才是武大郎,你看看你长得眉清目秀,跟个女人似得,我要是武大郎,你就是潘金莲,不男不女,怪气。

”夏殇头脑转的也非常之快,不服气的与张炎对持着。

“丫丫的,我才不是潘金莲,你每次说话都想拉近我们的关系,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告诉你,就算你强的将我给t光了,我也不会屈服的,你就省了这个心吧!”夏殇神可怜,哭无泪,回头想想自己所说的话,的确有故意和张炎拉近关系的嫌疑,可是为了自己的终生大事,只能着头皮,双眼泛着泪光带着一丝哀求的语气:“张炎,我就问你一句,你愿不愿意跟我比试一下医术。

”张炎最见不得女人哭,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致命的杀手锏,望着夏殇可怜的神态,不在你出言调戏,刚才的一切算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让她明白小爷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以后欺负人要先清对方的底细,跟小爷我比口才,简直是自寻死路。

“好了,你不就是想要见识一下我的医术吗?说吧!怎么比?”听到张炎这般回答,夏殇知他答应了,停止噎,白玉的手掌抹了一把眼泪一本正经的:“听刘海说你在中医上的造诣比较厉害,恰好我也得到了爷爷的真传,对于中医所讲究的望闻问切也颇有见地,今天的顾客也比较多,我们就来比一下,看看谁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治愈好病人的症状,你看如何?”“不怎么样?万一你和病人串通起来一起坑我怎么办?”“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像,非常像。 ”张炎的话像放电影一般将夏殇刚才对自己的态度复制了一边,心中欣喜不已,这年头不光口才要好,脑袋瓜也要好使。

“你,你怎么这样,若是你担心我作弊,条件随便你说好了?”夏殇满是无奈的说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线,这样的比试容不得她作弊,她想要看看张炎真正的本事。

张炎这才满意,邪笑着点点头:“这还差不多,怎么说我也是客人,这么简单的理你现在才明白,脑袋里到底装的啥?”“装的啥跟你没有关系。 ”“哎呦,你这是什么态度,还想不想比,不想比的话就直说。

”听着夏殇冷淡高傲的语气,张炎不满的说。

一听到张炎说要拒绝,夏殇着急起来,语气也变得平缓了许多,要是张炎一个不高兴拒绝了,自己之前低声下气所做的努力都要付之东。 “比,算我说错了话。

”夏殇从来还没有给一个男人如此低声下气过,为了自己不再夏商两家的医学大会上落败,她必须忍,要是面前的少年没有真才实学,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

“看你的态度还算可以,算了,刚才的事就不跟你计较了,记住,以后对我说话客气点,我说一你不能说二,要是跟我唱反调,你可是知后果的。

”张炎意深长的邪笑。 “既然你让我提比试的条件,那我就不做作了,这样吧,我们给对方诊断,看看对方有什么病,不能接触对方的,谁在第一时间说出来说的准确,谁就赢,你看看如何。

”“好,这样比较公平。 ”夏殇也非常满意张炎提出的比试条件,这样对于谁来说都是非常公平,她就不相信张炎光是看看就能知自己的病。

既然双方都已经同意,夏殇率先朝着仁和堂里面的房间走去。 张炎也清楚这里不是比试的地方,跟在夏殇的后朝着里面走去。 跟着夏殇来到了一安静的诊断房间,里面除了一张木板和墙上贴着的几幅人血脉示意图,没有任何东西。

“这里比较安静,不会让我们分心,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如何?”夏殇边说话便朝着门口走去,将诊断室的房门给关上了然后返回张炎的面前一脸认真的注视着他。

“你不要这么看着我,要是觉得自己没有把,直接认输就行了,想在气势上压倒我,你还不是料。

”话音落下,王八之气顿时从上扩散开来,愣是在密不透风的诊断室里让夏殇的秀发无风自起。

张炎感觉有种偷的感觉,一个房间,一张,只可惜墙上挂的不是令人血脉膨的图片,要不然一定非常的有气氛。

“认输,哼,就凭你,还不够资格。 ”“哎呀,小丫头年纪轻轻就说如此大话,也不怕闪了头,反正牛皮也不用花钱,你就在这里吧!”夏殇知自己的口才不是张炎的对手,索与其争执,认真的:“现在可以开始了吧!”“好,那我们就开始吧!”张炎说。

夏殇走到木板旁边和张炎争锋相对,两人的眼神注视着对方,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出各自的症状,眼睛一眨不眨,片刻后双眸之中就泛起了泪花。 突然张炎的眼睛闭上又猛然睁开,笑着说:“好了,我已经知你有什么病了。

”“这么快?”夏殇的内心大吃一惊,这才不过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对面的少年居然这么快就看出了自己得了什么病,夏殇健康,从来没有感觉自己得了什么病,吃惊的同时也有些疑。 夏殇眨了眨疲惫的眼睛:‘既然你看出了我得了什么病,就说出来听听吧!”夏殇也非常好奇自己到底有什么隐藏的症状,有些迫不及待的问。

张炎刚才双眸一直打量着夏殇的五官,当看到她双眼中血红的血丝和面发的皮肤后,就已经猜出了她上的症状,听到夏殇的提问,邪笑:“你最近是不是小经常的阵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