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胸针掉了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第五十九章 胸针掉了

两人似乎已经谈妥了,少女已经开始将手臂上的包包放在了桌子上,洁白玉如的手指开始解着前做着作,张炎虽然看不到在什么,但心中也能猜想到一些。 “要不要去拯救一下这位少女,要是被庞刚给糟蹋了,真是可惜,万一自己救了对方,人家以相许给了自己,岂不是赚了。

”再三考虑之后,就算得罪了庞刚也要挽救这途的清纯少女。

既然做了打算,张炎已经不在迟疑,将浑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借助子的小跑的惯冲向闭的房门,然而让张炎意想不到的是,庞刚办公室的房门居然没有锁,巨大的惯让张炎的子直接冲了房间之中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强忍住上的痛,张炎一个翻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来到办公桌子的前一把将清纯少女给拉到了自己的后,一脸气的望着坐在你办公椅子上的庞刚冷冰冰的:“小姐,有我在,你不用怕,这个痿男是个变态,你马上跟我走。

”望着突然冲房间中将少女拉到自己后的少年,庞刚脸上的神也变得难堪起来,当看到少年的相貌之后,吃惊的喊:“张炎,居然是你?”庞刚对于面前的少年可谓是记忆犹新,不光让自己在灵的面前大失面子,还在刘西村第二中学让自己难堪,没想到今天这小子居然跑到了县教育来找自己的烦,就算他脾气再好也不由得发了。 “你是怎么来的?”庞刚面铁青,沉的喝,显然是被张炎的举给气到了。 “废话,当然是走来的,难不成我还长了翅膀飞来的吗?”张炎冷笑望着后的清纯少女:“其实你不必这样的,高考是通过自己努力,就算你现在出卖了自己的换来了一个名额又如何,你有没有想过因为你会有一名家的栋梁被顶替了下来。

我劝你还是途知返吧!不要中了痿男的计。

”清纯少女一脸错愕的望着面前的少年,满脸诧异的对着坐在办公椅子上的庞刚问:“哥,他是谁?”“哥,什么,你说庞刚痿男是你的哥哥。 ”张炎一脸吃惊的望着面前的清纯少女,不可置信的问,他实在想不到庞刚这个长相猥琐的男人居然有如此漂亮的妹妹,不过现在他担心的已经不是这个问题,更多的是担心该如何离开,如何解释这尴尬的一面。

“你说这小子,他是刘西村的一名学生,不知什么愿意老是和我作对,今天更是如此大胆的来到我的办公室,庞焉,你不用担心,我这就让保安将他带走,哼小子,竟然得罪我,你就等着被学校开除吧!”庞刚已经彻底的被张炎的举给,冷哼一声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给保安打了过去。

“小伙子,我哥是好人,你什么非要跟他作对,你劝你还是回去好好上学吧!我会为你跟我哥求的。

”庞焉望着面前的俊秀少年,柔声柔气的讲,温柔的似乎要将人融化一般。 清纯少女的话让张炎神一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都不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犹如天仙般的少女就是庞刚的妹妹,这两兄妹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他现在不知该如何是好,恰好这时候保安赶来了。

来到的两名保安中其中的一名是刚才的保安大叔,另一名是以为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材魁梧,高达,绝对是保安的绝佳的人选。 “外人来了你们都知,怎么做事的,是不是不要了,要是不相就赶给老子滚蛋,县教育局不养你们这些没用的饭桶。 还不赶将他给我带走,以后要是在发生这样的事你们就自觉的卷铺盖走人就行了。

”庞刚出言尖酸刻薄,对着两名保安喝。

“是,是,我们这就把他带走。 ”保安大叔在得知张炎不是来送钱的时候心中十分开心,可是一听到庞刚的话又有一些失落,还好对方给了一次机会,要不然这次真的是看走眼了。 “哥,发那么大脾气什么,人谁没有走神的时候,没有出错的时候,知错就该好了,什么说那么尖酸刻薄的话,别说他们,就算我听了都有些不服,你的病应该改一改了。

”庞焉不满自己哥哥的做在一旁用教训的语气说着,庞刚似乎也不敢反驳,只能不住的点头,对于自己的妹妹,他可谓是言听计从,谁让人家有一个有钱的未婚夫,要不然庞刚才不会那么客气。 “哥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么你是不是也要为我考虑一下答应李公子的婚事,只要你答应了,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庞刚脸上原本的厉消失不见,笑着对着自己的妹妹说。

张炎在一旁望着完全两种格的兄妹,不清楚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成为一家人,不过对于庞焉这位清纯少女,心里有些好感,至少不像对庞刚那样厌恶。

“你们在等着什么,还不赶将他带走?”望着站在门口迟迟没有作的两名保安,庞刚再次喝。 两名保安赶迎了上去,带着张炎就要离开庞刚的办公室,到了门口,张炎转过子对着办公椅子上的庞刚笑说:“你坐着是不是很服,不知以后你还有没有几乎继续坐下去?”张炎的话让庞刚双眼沉的盯着他,若不是顾忌自己主任的份,早就上去扇他两巴掌了。 “小伙子,你就不要气我哥哥了,你放心,有我在,你就好好的上学吧!”察觉到两人张的气氛,庞焉赶出来充当和事老,她最不喜欢看到别人吵架,特别是英俊男子之间的吵架。

“你的好意心领了,你真该为有个这样的哥哥感到惭愧,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的针掉了。

”说完,张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