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缓的靠山周记作文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父亲和缓的靠山周记作文

WWW.⑦⑦悄然倚靠在父亲恢弘的脊背上,牢牢围绕住,将耳朵轻轻贴在他的背部,断断续续传来隐约声带的寒战,恰似是在低语着甚么?渐渐,身体就这样和缓起来了。

周围的北风,仿佛不再是那么凛凛了,就犹如浮云一般空虚缥缈。 父亲啊,你是不是感应感染到了这份暖流在我们之间潺潺活动?还处于残秋之时,温度仿佛已经申了然冬的行将到来,小院儿里的叶片,依旧是执拗的绿着,只是不知甚么时候上面恰似铺了一层痛楚的苍白,无力蕉萃的样子令人油但是生出同情之心。

无奈这四时轮回的必经之处是残暴的,它们终将还是无法避开冬的虎伥。

期盼有一天春的再一次更生,它们便能再一次的苏醒。

父亲与我都做好了预备,预备着逐日的必行之事——父亲总是开着摩托载我奔于上学的路上。 日复一日,随着天色的逐渐转寒,这种享受风的机缘就不那么令人兴奋了。

早晨,北风刺骨,给人留下一记苏醒而又深入的印象,常常感应感染着父亲恰似只是穿了一件亏弱的外衣下冰冷的皮肤,心里总是有些微微的过意不去,但父亲总是带着“生气蓬勃”的样子,挥手目送我入校……又一日,也不知是第几次艰巨而又依依不舍的起床了,我和父亲都睡眼惺忪。

温度较着又一次骤降,神志瞬间就苏醒了,父亲一如既往的开摩托车送我,也不知我是真的冷了还是其他原因,我浑然不知中抱住父亲。 父亲欣欣然的说:“这样多好,我们都和缓了!”我愣了愣,把他抱得更紧了,仿佛在我们之间相互活动着的,是和缓的河流,和缓了父亲的身,也和缓了我的心。 风依旧是那么喧哗,但却不会那么刺骨了。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