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用幽默的语言描写自己爸爸的作文

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初中生用幽默的语言描写自己爸爸的作文

罢罢罢,我把所保留的好书一一找了出来,毕恭毕敬地还给“老夫子”,总算换来了日思夜想的《红楼梦》。

看,“老夫子”还真有一点君子风度呢!“老夫子”书瘾来时,也会大大开恩,给我们买些书。

而妈妈平日最痛恨我们进书店啦,因为一旦进去,留下的必是几十、几百的血汗钱,换来的又是厚厚的一大沓“没用”的书。 说没有用,当然是指我看的书。 平素最爱读散文,但不是梁实秋、余秋雨的经典名作,而是探百家之长,越杂越好,故无大用。

而“老夫子”读的都是法律啦、财经啦、名人传记啦,不过他虽看财经,却也没发过什么财,妈妈说他是鸡刨命,一辈间子只能刨一点吃一点,“老夫子”却不以为然,仍旧乐此不疲。

看,他是不是一个“迂腐”的老夫子?书看得多了,不免想舞弄它几笔,幸运的话,报纸上也会刊出我的大名。 “老夫子”看到就会惊奇:“怎么我还没修改就发表了?”说起修改文章,那是小学的事了,那么幼稚的命题作文拿来搪塞“老夫子”倒无大碍;可现在我已经长大了,写的都是花季小说、青春故事,很羞涩,不肯拿给“老夫子”看。

就是刊登了,也偷偷剪下,不让他发现。 没办法,“老夫子”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让他看了还了得?。